一条腹黑

专注于冷坑冷梗的冷笑话爱好者

© 一条腹黑
Powered by LOFTER

【Transformers/OPM】二合一包【part.3】

·拟人!拟人!避雷请注意!

·欧欧吸,欧欧吸!

·大约是一个大法师OP和武力值很高的盗贼威的故事

·部分魔法和老威头的技能参考DND和trine2设定

·谢谢阅览










05

 

 

 

Megatron的职业是盗贼。标配近战匕首,加一把趁手的长弓。善于让既有环境为自己所用,业余喜欢做些方便施展职业技能的小工具。虽会一些法术,但不精深,属物理系。

Optimus是法师,超厉害的那种,法杖只是增加负重的累赘。精通世界上超一半的法术,勤于学习和锻炼身体,必要的话也是能双持大剑砍人的。

一位独善其身,盗贼公会那不甚温和的条条框框也缚不住他,视法律于无物;一位则柴立不阿,心有一穹湛湛青天,是高尚的代名词。本应是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关系,却因为某偷天大盗一时疏忽,落入大法师捕捉小贼用的初级魔法陷阱,两人清冽与醇香的命运之酒便交杂在了同一杯中。

而正坐在两人身边,用小银叉卷着面条,满脸风平浪静的Soundwave,差点醉死在觥筹交错的嘈杂饭馆中。

为什么?

Soundwave扯了扯嘴角,笑不出来。




Soundwave是个精神能力者。

读取他人内心本已不易,许多精神系法术的研究者究其一生也仅能达到如此高度,无需言说操控心智这样的程度。但Soundwave的精神能力与生俱来。幼时的他因童言无忌,天生又能听懂他人的真实想法,童年经历说不上是愉快,也就此养成了沉默寡言的性格。长大些,对自己天赋的挖掘更深一步,他渐渐掌握了与飞禽走兽沟通的诀窍——值得注意的是,这和兽语者的沟通方式不一样。兽语者需要用读写的方式来与动物交流,而Soundwave并不懂那些叫声对应的人言,他只需要明白动物的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就够了。其后的学习和各种尝试,让他掌握了进入其他生物的意识中、在保持自身意识清醒的状态下、通过本体的指令来控制“被附身”生物的恐怖技巧,和动动手指就能让人精神崩溃的手段。

若是没有那场战争——那场将他的父母与村落一把火燎尽的战争,他或许会被发掘、运用他的技能为塞博坦王国的繁荣强大服务。若是如此,他就不会痛恨对边陲小镇的不幸坐视不理的皇室和军队,从而做出仅以一人之力,摧毁一整个军队边哨的屠杀。

“处决我,反正你们手上的人命不差我一个。”

戴着沉重的镣铐,被迫跪在国王面前时,Soundwave开口说出了自双亲往生后的第一句话。

“但你们永远无法杀死‘我’。”

他的事迹早在皇室内传开。不知是出于对其力量的恐惧,还是认为他可加以利用。他只是被蒙着嘴眼,用最牢靠的的戒具封锁行动,扔到了一个远离王都的城市。

“声波”本人?自得其乐。愚者们以为不让他看不让他说就能封住这份力量了,正好更方便自己掩人耳目。牢狱生活也困扰不了他,就算他的活动惹上了那些小流氓什么的,又有几个人能追到牢房里来找他麻烦呢?

不过硬要说的话,还是有一点不便。

“哐当!”

“啊——!”

胆小的狱警摔下盛食物的盘子,大叫着冲了出去,当然,没有忘记锁上牢门。

Soundwave无奈地摇摇头,只是塞了一句今天的饭难吃死了——因为真的难吃到令人作呕——到这位负责给自己送饭的狱警的脑袋里,就把他吓得夺门而逃。

没错,牢饭实在是太难吃了。在听到隔壁的新犯人第十二次说你们就给犯人吃猪饲料吗的怒吼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向那位同病相怜的神偷传达了“我也觉得”的心音。

“有一家新开的饭店,听说他们的哈顿鱼焗面很好吃,你想不想试试?”

所以,在威震天约声波逃狱一起改善伙食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然而他现在真的内心毫无波动。

Soundwave确定自己不是来听这两个人打情骂俏的,或者说,一方的浑然不觉而另一方司马昭之心的单方面追求。

入狱的几年,他的能力增幅之快甚至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速度。那句“只要我想,任何地方我都能去”不是自大,而是确有其事。儿时不懂控制能力,所有人的思想都乱成锅粥,一股脑儿地倒进了自己的碗里,而现在有选择性地听取一部分思想已不是难事,一些恶趣味的监视也让他怡然自得。

所以神偷在拜托自己监视他的那位“搭档”时,Soundwave几乎没把这当成很隆重的请求,不太上心的边休息边读了读那大法师的脑子,结果有几次反馈差点让他脑袋因接收到的信息量过大而停止运作。

可以,这很成年人,他在心里想。

Optimus能把自己的情绪完美隐藏在那副微笑底下,但这层伪装对Soundwave来说没什么意义。他清楚地看到了在面对Megatron时Optimus的躁动。

Soundwave猛咳了两声,因为自己所读取到的内容而不自觉烧红了脸。他连忙端起麦芽酒大灌两口。

法师不动声色地瞟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笑。

“Soundwave?”

Megatron虽是皱着眉看向他,不过心里装着一种叫关心的感情,Soundwave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呛了一下而已,他对Megatron传话。抬头对上那张稍显放心而眉头略松的脸时,他却又想起什么似的,有些不知所以心虚地移开了目光。

“现在,奥利安,告诉我你的决定。”

盗贼喝完最后一口果汁——他不喜欢喝酒,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发话。

“可是我没什么战斗力啊。”Optimus坐得笔直,眼光在盗贼鲜润的唇上游移。

Megatron转身又叫了一杯果汁,他今天真的有点渴。“奥利安,你说这种话,你自己信吗?”

Optimus忍不住还是笑了出来。

“好好好,我来就是了。”他往后靠在椅背上,身体放松下来。“互相帮助,我不是会失信的人。”

“对此我深信不疑。”

服务员刚送来的果汁,Megatron伸手一捞,全数喝进了肚子里。

“在野外也许那群游侠表现得比较好,不过城市就是我的舞台了。”

他咧嘴。

“啊对了,还有,这个。”

Megatron起立,走到Optimus身边,把手伸进后者外套内口袋中。这样亲密的动作让法师差点忘了怎么呼吸。

“还给你。”

接着Megatron便走向了会计台,Optimus愣了好一会儿,摸向自己的口袋。

是那条手帕,明显是洗过的柔软布料触感。

不过好像少了点什么。

Optimus猛地回头寻找正在结账的盗贼。

他手上拿着的钱包怎么越看越眼熟的,我的普神啊。

 



这句话的意思是,游侠那种二愣子完全不会和人打交道,被人欺负了都不打反口。而我们盗贼不仅精通唬骗威胁能花言巧语,就算你不惹发老子,老子也有五百种方法把你家搬空。

在Megatron忍不住往怀里揣进第三条项链时,Optimus擒住他不安分的爪子,弯腰假装从草地上捡起了什么,夺过那条亮晶晶的贵金属,叫住了穿着洋红长裙一步一扭走过的女性。

“对不起女士,请问这是您掉的吗?”

Optimus笑得真诚。

用头发都猜得到某人的视线快把他的手烧穿了。

物归原主,Optimus抢在Megatron开口骂人之前含情脉脉地牵起他的手,作出半截无奈半截哄的样子说你要是喜欢我给你买一条。

果然没听见那句“你他渣——”,Megatron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看他。

“你吃错药了。”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反正Optimus扬着嘴角话都不会说了。

Soundwave淡然自若地看风景,对身边两人的举动已做到不为所动。

Megatron难以言喻地看了大法师两眼,被嫌弃的Optimus不紧不慢从侍者那儿端来两杯酒精饮料。

“我不喝酒——谢谢。”Optimus拿杯子的手拐了个弯将饮料递给Soundwave,Megatron点了点头。

宴会在这个城市里并非罕见。孩子的成年,传统应由家人张罗成人礼宴请客大家;情人喜结连理,两家合办婚宴邀各方亲朋;老人的古稀之岁,由儿孙或邻友共同做宴祝寿。诸如此类。可是这都是在一些人生中重要的时间点才会有的,而能够在自己家中定期举办、排场惊人还吸引全城、人人都想参加的宴会,主办者只可能有一位。

奥利安和他的两位“外地朋友”——入场函是由其中一位手脚麻利的来搞定的——一边聊天,一边跟着轻车驾熟的盗贼绕开众人、从城主的芳香庭园往内厅走去。

他们停在人烟稀少的角落,紧贴着西侧刻着华丽浮雕的影墙站着。Megatron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关注他们,松开了略紧的领口,夺走剩下两人的高脚杯搁在一旁的小桌子上。

“Soundwave留在这儿,有什么情况就告诉我们。”

被点名的略一弓腰,表示听令。

Megatron稍卷袖口,抬手在墙上摸索了一会儿,踩着浮雕上一块突起,跳起来摁下了什么开关。

“嘿,我说……”

Optimus带着有些为难的表情,看着盗贼借力之处的雕刻。

Megatron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噗嗤一下笑说:

“哦,阿祖斯,真是不好意思。”他斜睨着那名所谓的“魔法学徒”。

“我老年人记忆力,都快忘了你的职业了。冒犯冒犯。”

用外衣袖子擦着法师之神塑像上被踩脏的帽子,Optimus眯眼看向Megatron。

“麦斯克的教义就是这么体现在他的信徒身上的?”

“谁告诉你我就信他的,”Megatron不以为然地拍拍裤子,暧昧不明地笑着,拐了个弯,往房子深处走去。

“你不信盗贼之神?喜欢恶作剧和打破常规的那位神?'老年人记忆力',没记错吧?”Optimus自觉地跟在他身边,朝偶尔经过两人身边的人点头问好。

灵活的盗贼闪身进了走廊边一个不显眼的房间。

Optimus正在朝认出他的人礼节性地寒暄,转眼却发现某个人不见了。

咯吱轻响,身后似乎打开了一扇门,他在寻找的人从门里探出半颗刚解除了易容的银毛脑袋。

Optimus回身看着Megatron。

“你猜我信不信,”盗贼眨了眨左眼。

“快进来。”

 

 

 

 

 

06

 

 


据盗贼自述,城主的家守卫可真不算严格,他正大光明来过一次,偷偷摸摸来过一次,都没有被拦截。骗过那群警卫太容易了,简单的变装就不会被怀疑,蠢得够意思。这一点,Optimus在今晚见识了Megatron态度极其不认真地伪造文书,还成功利用这文书让保安为他们三个放行后深表赞同。除此之外,所有的保全系统也是惨不忍睹。那些锁、暗门什么的,都不配叫这个名字,太好开和太明显了。Megatron头一次进来的——那次是代替不小心“睡过头”的政客随从——不到两个小时之内,就把哪里有暗道给看了个一清二楚。第二次来时大大小小的门锁和箱子都开了一通,除了这最后唯一一个。

“这道门,我打不开。”

“我以为开锁和解除机关是你的特长,而不是我的。”

Megatron摇摇头,抬起下巴指了指锁头。

“你也不想想,如果是技术上的问题,我犯得着来找你?”

他有些烦躁,脚跟跺来跺去。能让盗贼棘手的门锁,必然不是工程对应不上。而解开门锁却需要法师帮忙……

Optimus对这暗门起了兴趣。

他用一小丝魔力探查门周,又在锁眼里走了一遍。

嗯,有意思。

Optimus双手抱胸,似笑非笑。他念了句简单的咒语,指尖轻点门沿。一阵齿轮转动的响声,木门居然慢慢滑进了地板里。

“这个锁是迷惑人——”

“——真正的打开方法不是门锁。他渣的,早该想到的,我以为是要什么法术启动之类的。”

盗贼蔑笑着,嘴角的嘲讽也不知道指向谁。

被打断的Optimus也不恼,悄悄说确实需要法术启动,这个机关可没有物理打开的办法。Megatron一脚跨进了门内。

他们走下一段台阶,两侧墙上的灯随着他们的前进而依次点亮。底层房间的地板上堆满杂物,大大小小摞放满书本与木箱。偶有画卷散落在一旁,脱离本应在的敞口盒中。

蜘蛛都闻到了盗贼的疑惑,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网。

“我可没有期待这个……”他碎碎念。

啪唦,蛛丝断裂时,八足的怪物摔落在Megatron眼前的纸堆上。他猛地往后一退,结实给了Optimus一脚。

后者心情复杂地看着他强作镇定挪到自己身侧。Optimus探身。

“你认真的?蜘蛛?”

他看着那受到惊吓的小东西——也许不是小东西毕竟那足足有半个手掌大——扭着脚爪爬开的样子。

“很恶心。”Megatron眨巴着眼。“我不是害怕。”

Optimus眼角抽搐了一下。他走上前,拣起那叠纸翻看。一些公文,根据日期来看都是最近的,他聪明地决定不去看内容,要带到这种秘室来处理的东西,非相关人员的好奇只会让他们自己惹祸上身。

况且,页眉处的花纹及落脚的章样,处理过无数来自王宫内部机密的他再熟悉不过了。

这样的文件,只会来自那位最高首领。

手上的纸突然被抽走,Megatron不知在他身后看了多久。盗贼小心翼翼研究了一会儿,摸出他随身携带的小册子,用细头炭笔把文件格式抄写一遍,还小心翼翼地摹画了那枚印章。

Optimus一惊,刚要阻止他,顺便想个和真相没什么关系的理由,盗贼头也没抬地说:

“知道。”

他滞了一下,弄不透这句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描完,Megatron合上本子塞回口袋,朝他一咧嘴。

他绕过这一叠纸,思索了会儿,在地上左摸摸右踩踩,看了一圈,跑到墙边一副挂画上,“哈”地一笑,摁下了画框边的一块软木。

霎时,Optimus面前的地板豁开口,一整套办公桌椅从地下缓慢升起。

Megatron搓搓手掌,扫视了桌面一通后,打开了桌下的抽屉。在找到第二个抽屉时,他似乎终于得到了此行的目的。

一个雕饰精美的小金属盒稳稳当当躺在他的手中。

他把盒子扔给Optimus,法师差点没接住。

“又是个我搞不定的。”他笑着说。不过Megatron连一把万能钥匙都没掏出来,就断定这盒子又不在他的专业范围内?

Optimus把那玩意儿转了个面,瞬间了然。

没有锁能抵抗开锁器,前提是,你得有锁。窃者技术再过人,也无法打开一个没有锁眼的盒子。

Optimus试探过后,隐约察觉这结构似曾相识。

“奇了怪了。”他心想。

在顺利沿着迷宫走了一遍,又成功绕过几处作为陷阱的电流,咔嚓一声,盒子沿缝上下岔开。一阵微小震动后,哒一响,Optimus取下了上半部的盒盖。

他正打算把东西递给Megatron,两人来时的暗道口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

盗贼低骂了句,抓起盒子就扔进了法师外衣的兜帽里。Optimus瞪眼睛看着他,心想我的天你放哪儿呢,伸手够那鬼东西。Megatron朝他嘘了声,把他往书桌底摁了下去。

“你要是有什么匿踪的法术现在就把自己藏好了。”

Megatron话音刚落,还没来得及为自己找个藏身处。 

“晚上好,我的客人,或许我的自我介绍来得晚了一些,希望没有太晚。”

Optimus背紧贴着桌底的薄木板,只能听到屋内的状况。

他有点着急。

“好戏永远不嫌迟,晚上好。”这是Megatron.

Optimus挪了挪腿,踌躇着要不要出去。

……不要动。

盗贼的声音再次兀自出现在自己脑子里,次数多了,Optimus也就见怪不怪了。

Soundwave早已离开了城主大宅,按照Megatron说的等在暗巷内。他坐在一边的酒桶上,背靠着墙,闭目养神,却尽职传递着情报。

等我和他出去后,你带着东西走。

“看来我的监狱警卫还需要加强才行。”

Optimus皱了皱眉,回答,那你怎么办。

“您随意,我总会有办法的。”

我有些话要跟他说,单独说。Megatron应道。回家等我。

“不愧是威震天,”城主的语气辨不明是讽刺还是真的佩服。“大名鼎鼎的威震天,用这种方式造访,实在是非常有个性。请问有何贵干呢?”

法师本想现身解围,听到那句回家等我之后,连忙止住了自己冲动的念头。

这句话说得真是……暧昧极了。他复杂地笑了笑,乖乖收住了脚步。

“借一步说话。”Megatron停顿了几秒,对这屋子的主人说,毫无闯入者被抓住后的心虚姿态。

脚步声再次回荡在室内,随着暗门轻轻合上的声音,Optimus松了一口气,从桌子底下钻出来。他又等了几分钟,才从内部找到暗门开关,闪身隐匿了出去。

 



“Soundwave,城主,叫什么名字?”

离开大宅,找到在等他的Soundwave,Optimus开口。

Soundwave眼睛也没睁,声音径直钻进他的脑海中。

“Starscream.”

是盗贼的声线。

Starscream,没错,就是他。Optimus不自觉咬住了下唇。作为王国首席大法师的他太熟悉Starscream了。

Megatron找他有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的?

法师看了一眼依然维持着那万年不变扑克脸的Soundwave。

要是他能像为Megatron所用那样为我所用就好了,他心想。

精神能力者猛地睁开眼,盯着法师。法师依然笑得毫不心虚,仿佛那个念头从来不存在:

“走吧,Megatron让我们在家等他。”










TBC.




【期末地狱啊,期末地狱诶】

【其实我已经把结尾章节写完了!至于其他的嘛......】

评论 ( 6 )
热度 ( 3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