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腹黑

专注于冷坑冷梗的冷笑话爱好者

© 一条腹黑
Powered by LOFTER

【Transformers/OPM】二合一包【part.1】

·拟人!拟人!避雷请注意!

·想写个可爱又帅气的老威头来看看

·欧欧吸,欧欧吸!

·大约是一个大法师OP和武力值很高的盗贼威的故事

·我一直相信,OP是切开黑

·部分魔法和老威头的技能参考DND和Trine2设定

·谢谢阅览!






 

00.

 

 

 

每一个早晨都是美好的。清爽的晨风和金橘色的初日,要说叫人起床,大约没有比这更棒的组合了。

小雀扑腾着跳了进来。棕灰的小东西歪着脑袋,豆儿似的小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唧地一声,冲着朝窗边走来的身影问好。

奥利安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揉揉迷蒙的眼睛。

“真是个好天气,”他蹲下来,用手指接过欢跃的小鸟,展开一个完美动人——就像在帮助小姑娘搬那一堆比她还高的杂物时让年轻女孩通红了脸那样——的微笑,对着躺倒在地、被充盈魔力的藤蔓紧紧绑着身子封着嘴、呜呜嗯嗯无助地挣扎的人说。

“你不觉得吗,通缉令满城飞的小偷先生?”

前一秒还待在小偷头上的灵雀叽叽喳喳欢快地吵闹起来。

 

 

 

“名字?”

“……Megatron.”

“年龄?”

“……不知道。”

“性别?”

“……你他渣的看不出来老子是男是女吗?!”

被用铁链栓着手脚,Megatron只能冲着“那个装模作样的”狱警大吼,愤怒地扭曲着脸来营造出一种自己正张牙舞爪的假象。

狱警皱了皱眉,并没做任何反应。他飞速地在纸上记录,紧接着又询问了几个问题,不管被询问的人是否有认真回答,便收好登记薄,叫上几个人,押着这位大名鼎鼎的神偷“威震天”,送进了属于他的隔间。

从铁堡到水晶城,全王国上下都响彻着一个出身卡隆的怪盗——威震天的名字。关于他的一切几乎都是迷,独来独往,和他有亲密来往的人的数量几乎为零。他的崛起没有人知道其始,而过程更是扑朔迷离。等到叫嚣着要处决他和为其辩护的人数多得有些过分了——一边的理由是危害公众安全,另一边则说义贼的行为没有过错——的时候,他已经成为讲睡前故事时,“喜欢拐卖不早睡的小孩之人”的存在了。不过被世人所津津乐道的,除了他行窃使用的诡谲手段之外,还有那张绝对算得上是不错的皮相。据说起夜时偶然目击到他的,在见过那被月亮笼罩着的在屋顶上轻巧掠过的身姿后,甚至产生了微妙迷恋之情的少女,也不在少数。

然而这位神秘的怪盗,今天栽了。

Megatron狠狠地砸了墙一拳。

他被“特殊照顾”了。Megatron冷眼打量着周围,思考着自己所处的环境。加固过的厚壁,结构复杂的在没有任何工具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打开的门锁,以及所有物体的表面都有用来隔绝法术的涂层——虽然效果不太好,但对付他足够了。

啊啊啊,要不是恰好易容术的材料用完了又没来得及采购……还有那个该死的法师!他气得直跺脚,在心底将那脸上挂着冠冕堂皇笑容道貌岸然的罪魁祸首撕烂了一百遍。

 

 

 

夜晚来临得特别快速且沉默,百无聊赖的Megatron横躺在床上,脑袋探出床檐,看着就是颠倒过来也没什么变化的墙面。

“晚上好。”

突然,一声轻柔的问好响起。

“他U球的……”

Megatron唰地一下坐起身,循着声音找过去,咬牙切齿地盯着这凭空出现还不紧不慢笑着的人。

“去你的晚上好,我劝你快点把我从这儿弄出去。”

他恶狠狠地说。

那人眨眨眼,张开嘴,挑起眉,想要说什么一样,又忽然止住了话头,恢复了高深的微笑。然后转身,对着铁窗,抬起手,整个铁窗就被某种不知其形的力量整块的卸了下来。

这窗口实在有点小,Megatron念叨。不过他可不管那么多,攀住墙壁,一蹬,便利索地爬了出去。

刚跳下来,抖抖鞋子,整理好衣服,回头一看,那人衣衫整齐地站着,背后张开着一个明目张胆的传送门。

“你搞我。”

Megatron揪着那人的衣领,而对面的人却从容不迫地背着手。

“是的,我搞你来着。”

居然承认了!

“自我介绍一下,奥利安·派——”

“——派克斯,或者说,Optimus prime,以魔法学徒的身份隐居的王国首席大法师,我说错了吗?”

Megatron替他说完了接下来的话,红眸危险地眯起,脸凑近了一点。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是个协助警方抓小偷的善良好市民了?嗯?你想要干什么。”

大法师酝酿着话语,然后轻轻开口。

“我想要你……”

“哈啊?!”

Megatron差点把他揪着衣服提起来。

“……帮我一个忙。”

Optimus微笑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01.

 

 

 

“你今生做过最错误的决定就是来偷我家。”

“哼。”

“我的防盗措施一向不错。或许你应该下次在走上别人家窗台时,注意一下窗边的植物是否有异常。”

“是吗,哈,哈。很有趣。”

回想起自己刚一落脚,就被窗边花盆里瞬间暴涨的绿色藤蔓缠了满身,一下给他掀翻在地,那可恶的东西还不知从那儿卷来一个果子,把他堵着嘴扔在地上躺了一整晚,Megatron皮笑肉不笑。

“这是你的弓、你的箭袋。”Optimus递出一把雕纹漂亮的长弓。“和你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开锁工具。”

Megatron伸手去拿。

Optimus缩手躲开。

Megatron眉毛都竖起来了。

“用完之后得还给我,”法师说。“我还得放回监狱仓库里的。”

“凭什么?不对,等一下,为什么是监狱仓库?”

盗贼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因为你还得回去啊。”

Optimus满脸无辜。然后大喊一声对了,恍然大悟一般,双手贴着盗贼的武器,口中念念有词。话毕,长弓下端徐徐出现一块耀着蓝光的刻印。“这样的话不管你逃到哪里我都知道了,而且你不会扔掉这把弓的,不是吗?”

Megatron接过弓箭,思衬一会儿,飞快地拉开弓对准了Optimus的脑袋。

“那如果我现在杀了你,如何?”

“你可以试试。”Optimus耸耸肩。

Megatron眸光一闪,低语一句,箭头燃起了火焰。然而射出的箭矢在接近Optimus时,像是撞到墙一般,能炸开石壁的威力仅仅在一层不可见的魔力屏障外激起一层波纹。

“我的匕首呢。”Megatron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将弓箭背好。

“匕首不能给你。”

法师摇摇头。“那个太危险了,对我而言。”

盗贼几乎要吐血。

“我是不会回去的。”Megatron磨着牙,模拟了一千遍怎么把这个混球法师扒皮拆骨。反正这个家伙肯定不会读心,臆想无罪,迟早要抽了这个混帐的筋。

“不行啊,你不回去那我就很难受了,我难受的话……”法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难受的话,你以为你会好受吗?”

Megatron确定自己把舌头咬破了。哪个炉渣规定的法师这么全能的,说好的职业平等呢。

首席大法师看着那个捶胸顿足的盗贼,不禁再次弯了嘴角。

“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Megatron斜眼看着那个看起来得意洋洋的法师,盘算着迟早有一天要教训他一顿。

“……报酬。”

他缓缓说到。

“想要我们这种人做事,先把钱拿来。”

“我可是穷得很啊。”Optimus摇头。“你帮我做事期间是自由的,这样还不够吗?”

“够你个渣的够啊!”Megatron咧开嘴笑道。“你真的以为我自己没有能力永远逃出那个地方吗?”

Optimus看着他,回应道,我堵死你逃跑道路的方式比你想要扒我皮抽我筋的方式还要多哦。

他渣的居然会读心!

“我不会。”法师一本正经。“只是你的内心活动都写在脸上了而已。”

盗贼现在差不多是气得上蹿下跳了。

他在认真地考虑,趁法师不备杀死他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样吧,报酬是一个法术,怎么样?”Optimus认真地提议。“帮我一次忙,不管成不成功,我都教你一个你不会的法术。”

盗贼没有回答。法师说这已经很公平了,不仅能让你从监狱里出来活动活动手脚,还能学新技能,你以为有多少人想要我脑袋里装着的东西?

Megatron依然沉默地看着他,被这样探查性的目光注视的Optimus,努力做出气定神闲毫不心虚的样子。过了许久,他觉得或许找Megatron是个错误的决定而准备放弃将他再送回牢房里的时候,神偷笑了。

“好——”

“啊,太棒了,谢谢配合。”法师松了一口气。

“——你个头的好!”

Optimus眨了眨眼。

Megatron迈到Optimus眼前,毫不客气地用一只手掐着他的两颊,眼底的血池毫无波澜,嘴角笑起一个邪恶的弧度,歪过脑袋。

“Try me.”

Megatron贴着Optimus的左耳,热气喷在他的脸侧。

大法师叹了口气。他念了句咒语,盗贼便忽闪着眼睛,“啪”地一下倒在了他肩上。

抱起这个如此难搞的小毛贼,Optimus走过传送门,轻轻把他放在了监狱那不算舒服的床上。他凝视着睡得昏天黑地的盗贼,好一会,才再次把自己传送走。

 

 

 

“欢迎下次再来,奥利安!”

“谢谢您。”

Optimus抱着满满一袋甜美的香橙和特别赠送的新鲜木瓜,向着好心的店主老爷爷道谢。

奥利安·派克斯,人人都爱的善良市民,热心肠,乐于助人,一切美好品质的集合体。在迁居而来后短暂的两三年内便赢得了所有人的好感。品行端正,和善温柔,对他的溢美之词能灌满一整个湖泊。连城里最坏的劫匪碰到了他,也不会将手往他身上伸一次。大家都以为他只是个正直,又偶尔有些笨拙得可爱的魔法学徒而已——从来没人怀疑过。

“派克斯!”

在院门口被叫住,奥利安顿住了推门的手,转头看去,邻居家的孩子正抱着一个与他身材极不相称的大筐子跑来。

“妈妈叫我——啊!”

路上的小石子总能绊倒那么一两个人,而小男孩的不幸摔倒似乎就在今天。奥利安连忙跑过去,一只手稳稳扶住那歪倒的小身子,另一边眼神一闪,几颗从筐中抖出来、快要与大地亲密接触的鸡蛋稳稳浮在了半空中。小男孩惊奇地看着被施加了魔法而悬浮的东西,立马将自己差点摔跤的事抛之脑后,大呼真酷,眼里简直闪闪发光。

“对了,这个,妈妈要我送给您的,谢谢您帮我们那么多忙。”

小男孩连忙把一筐鸡蛋塞给奥利安,然后捞住掉出来的几个,一并放了进去。小男孩的母亲在自家院子里朝他招手,奥利安点头致谢,拍了拍小男孩的脑袋,拿出一些水果让他带回去和妈妈一起吃,才转身进了屋。

“呼——”

“多么温馨的场景啊。好久不见,我是说,欢迎回家,奥利安。”

Optimus脱鞋的动作一僵。

客厅的窗洞开着,夕阳的余晖点点滴滴撒进来,正对玄关门口的客厅,沙发上大大方方坐着一个翘着二郎腿的人。

那人的头发比深夜还要漆黑,眼睛里盛满了危险的气息。

Optimus把水果放在鞋柜上,朝屋内走去。

“你在这儿似乎还混得不错。”

穿着打扮像是密探的男人从沙发上起身,踩着双皮靴在地毯上踱来踱去。

“被所有人赞颂,他们恨不得都给你出本赞美诗诗集了吧?”男人嗤笑着,打量客厅的每个角落。“檀木桌椅,我该说你奢侈还是夸你有品位?用来装水果的盘子风格明显不一致,很好理解,毕竟每个人送礼物都是选择自己最喜欢的风格。你肯定不是会去打猎的那种人,这张颇有来头的虎皮怕也是哪位受过你帮助的人施舍的?

“日子过得太好了,你是不是连基本的危机意识都没有了?”

男人阴沉着脸,冷冷地扫了Optimus一眼。

“门口有拖鞋,下次可以先换完再进来。”Optimus说。

“什么?”

男人皱眉。

“我说,”Optimus无奈地扶了下额头。

他三步并作两步,跨上前,把男人推倒在沙发上,然后半跪上去,压着那人,引得后者惊恐地大叫。他稳稳制着男人,动作干脆利落地把那双靴子从人脚上弄下来,扔到大门口。

“你踩脏的地毯你负责给我洗干净,弄死的我用来防盗的盆栽给我去买新的回来。”

法师微笑着,伸手凑近男人的脸。

“这是什么?胡子?一点都不适合你,Megatron,你就别想在我面前展示你蹩脚的易容术了。”

Optimus狠狠捏住了他的脸,黏在脸上的假胡子还被毫不怜惜地一把扯下,Megatron疼得嗷嗷乱喊。伪装的深紫色眼瞳在眼泪冒出来的瞬间被洗成了血红色,墨黑的头发褪色成了原本跋扈的银白,老气横秋的脸也渐渐恢复了其年轻英气的模样。

“你是鬼啊下手这么重!”

那人愤愤的声音也变回了熟悉的嘶吼声线,Optimus这才满意地放开Megatron,离开了沙发。他交叉着手臂站在吃痛地揉着脸的Megatron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盗贼。

“所以你这是想好,要跟我合作了?”

他说。

盗贼瞥了他一眼,索性盘起腿,架着手臂撑下巴。

“差不多。”他说。“正好,我自由的日子也过腻味了,监狱是什么滋味我还没体会过呢,试试看也无所谓。”

“那就给我老老实实遵守规矩,你就非得逃出来自己找我?你为什么不让我去找你?”

“我告诉过你了,我能自己出来。而且我有个好习惯,叫未雨绸缪。在你把我弄晕之前,我就早藏好一套开锁器了。”盗贼不以为意地拍了拍衣袋。

“而且我明明叫过你了。”他凶巴巴地瞪着法师。

Optimus莫名其妙,Megatron帮助他回忆,在他们初次见面之后的第三个夜晚,是不是有人对他说过,麻烦你入个狱之类的?

法师在记忆里搜索了半天。好像,确实,在某天晚上看书的时候,确实有听到Megatron在他耳边像背后灵一样幽幽然说了句入狱吧奥利安什么的,不过他以为是自己幻听了。是说,不管谁听到明确在狱中的人在自己身边说话,都会觉得是幻听吧?而且内容还这么引人误会,一副不甘心去死要拖人一起下地狱的怨灵样。就算要别人传话,也不要用这种方式啊……

……等一下,传话?

不会吧,你不是吧。Optimus看着靠上沙发背一脸闲适的Megatron,抽搐着嘴角。

“Megatron,你从哪儿勾搭了一个精神能力者?”

被点名的人冷哼一声,我才不要告诉你。

“总而言之,交易成立。你要我去偷什么也好杀谁也好,我都可以去,唯一的条件就是,叫我一次,一个法术,没问题吧?”

Megatron坐直,与Optimus对视。

“如果我说,不呢?”Optimus说。

“你不会的。”

Megatron很有自信,上身往前倾过去。“因为你要干的事情,只有我才能帮你完成,对吗?”

“成交。”

法师答应了。

Megatron笑起来。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比法师还高那么一点,似乎也更强壮那么一点。

他抽出腰间镶嵌着精致珠宝的匕首,在Optimus眼前晃了两下。

“下次给别人的东西做刻印时,得挑他最不能离身的用。我确实不会扔掉我的弓,但是,我有可能不带它。”

Optimus点了点头,眼角含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记住了,”他说。

Megatron走到玄关,正穿着自己的靴子打算离开时,忽然止住了开门的动作。

他回头,偏着脑袋大喊。

“我问你,你要是找我帮忙,为什么一开始要把我送给那些警察?”他有些疑惑。“你难道没有除此之外的手段能约束我?”

“我当然有。”Optimus的声音远远地传来。过了一会儿,法师的身影又出现在了他眼前。

“那你何必要多此一举?还弄得以后都这么麻烦。”

盗贼说。

Optimus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他,弄得他心里发毛。

“为了正义啊?”

Megatron翻了个白眼,哐地一声把门摔上了。

 

 

 

你告诉他了?

Megatron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没有。他心想。不过他迟早会知道的。

他让我告诉你,一个星期之后的晚上,老地方去见他。

知道了。Megatron翻了个身,盯着铁窗外入夜后的天空。

“不对,他怎么让你传话给我的?”他突然坐起来,对着漫天星辰说。“他不应该会这一招才对。”

我日常监视的时候,被他发现了。

Megatron抽了抽嘴角。

“你还真是有偷窥的爱好,Soundwave.”

承蒙夸奖。

在神偷脑海里响起的低沉男声回答。

 

 

 

 


TBC.

 

 

 

 

我知道这很DND,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写DND,我真的只是想报复社会,相信我

【标题是这样的,我:标题叫什么比较好啊?基友:两位一体呗。我:说起来我Trine2还是买的三合一包呢,就叫二合一包吧,我真他喵是个天才。】


评论 ( 2 )
热度 ( 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