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腹黑

专注于冷坑冷梗的冷笑话爱好者

© 一条腹黑
Powered by LOFTER

【被遗忘的国度】Cafe【恩崔立×崔斯特】

·黑猫咖啡屋老板崔斯特和常客恩崔立的故事,现世paro

·来自于@无尽阶梯 朋友的一条留言而写出来的脑洞!留言和脑洞都大感谢XD!

·关于文中出现的两位作家的两本书都是我超超超超喜欢的作品!!安利诸位去看一下!!我真的很喜欢马尔克斯啦!!!

·BGM:I'm yours - Jason Marz


 

 

“叮铃铃——”

“欢迎光——”

“我不知道为什么,关海法似乎很不待见我,就算我来了这么多次。”

恩崔立边说着边推开玻璃门。听到风铃声后,趴在门边书架上的黑猫抬眼,看到来者之后,迅速窜到了吧台后的架子上,金色的眼瞳紧紧盯着恩崔立。

被盯着的人走向吧台,抽开高脚椅坐下,单手撑着脑袋看向前方。

“你看,它立马就跑开了。”他抬抬下巴。

老板迎着他的目光,无奈地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关海法的脖子,猫舒服地咕噜了两声后,跳到了老板肩上。

“你就不能让我把‘临’字说完……喝点什么?”

“老样子。”

崔斯特转过身去取咖啡豆,拍了拍关海法,猫听话地跃到吧台上蹲着。恩崔立脱下风衣,叠好放在一边,想要去摸摸关海法。

关海法“喵”地一声,迈着步子回到了门口书架上。

恩崔立嘴角抽了抽。

“我和它肯定八字不合……”

崔斯特无声地弯起嘴角。

 

“给。”崔斯特把一个小巧的机器推到客人面前,客人顺从地接过,不紧不慢地摇起手柄。

崔斯特倾身靠在台面上,侧手按下开水机,再过那么几分钟,就会有白白的蒸汽从小孔中冒出头了。

“所以,上次那本书?”他也撑着头,看恩崔立磨咖啡豆。

“忘带了。”

咖啡豆在机器中欢快的蹦跳——好吧,也许正被磨碎的它们并不感到欢快。“喀拉喀拉”的声音渐渐变小的时候,恩崔立便停下来,从下层的小抽屉里取出碎豆子。崔斯特顺手接过,倒进了手边的咖啡机。

“下次再给你。”恩崔立垂眼看了一下手机,敲打一会儿之后收回了裤口袋里。

“读后感呢?”崔斯特说。

被问到的人惊讶地挑眉:“你还要读后感?”

“怎么不要,”老板学着他的样子,也睁大眼睛。“不然我为什么借给你。”

“我以为所有来你这里喝咖啡的客人都可以把书带走。”

“我开的是咖啡屋不是图书馆。”崔斯特摇摇脑袋。“借给你就是想听你看完的感受的。”

咖啡机突然叫起来,让人把咖啡快接出去。老板赶紧转到橱柜前,取出一个白瓷杯。又迅速转回来,将它放在出水口下。一按按钮,滚烫的水汽混着浓香便扑面而来。

“你是不是也以为我会让所有客人都自己磨咖啡豆?”崔斯特盯着杯中的水面,话却是冲着恩崔立说的。

后者摇摇头,翘着嘴角说:“当然不会,我知道磨咖啡豆是我的特权。”

崔斯特轻哼一声,再次按下按钮。

“读后感有规定字数吗。”客人搅拌着杯中的饮料,稍微吹凉一点,小小的抿了一口。“你糖放多了。”

“甜吗?”崔斯特问。

恩崔立愣了两秒,眨眨眼,笑起来。“甜,”他答。

“不规定字数。”老板从吧台底下抽了张椅子出来坐下。“畅所欲言即可。”

客人摸了摸下巴,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有深度。”恩崔立说。

“打发我也不带这么敷衍的。”崔斯特沉默。

“耐看。”恩崔立说。

“喂。”

“好。”恩崔立两手一拍。

崔斯特从吧台右边的玻璃柜里拿出一块布朗尼蛋糕,推到恩崔立面前。恩崔立盯着他看,他不耐地摆摆手。

“想听你说说话怎么就这么难呢。”崔斯特皱眉,拿出一套小刀叉。

恩崔立抄起餐具,切下一个小角塞进嘴里咽了下去。

“不错,你手艺进步了。”明明是来自客人的夸赞,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让老板高兴不起来。

“你快说。”崔斯特手指敲着台面。

“恩。”恩崔立喝了一大口咖啡,咂了咂嘴。

“沿袭马尔克斯一向的风格,难以捉摸,但是背后又透着无比的辛辣。”

崔斯特点点头,示意他继续。恩崔立清了清嗓子。

“《恶时辰》其实相比他其他的作品,其魔幻元素体现在更加细微而集中的方面,我个人感觉啊,人作者不一定是这么想的。而且这些方面,比如说模糊的地点,发生的时间等等,包括这个事情的发生和带来的影响本身就有一种‘庙小妖风大’的夸张感,就会在使人发笑的时候尝到讽刺的味道。”

“可以说以小见大。”崔斯特补充。“‘匿名帖’这种小事在小镇中引发的风波,其实可以影射到一切更深层次,比如革命和当权者的关系上。”

“可以有这么理解,但是我更偏向不去引申这一层含义,尽管马尔克斯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恩崔立双手撑着台面,稍微往前坐了一点,更加靠近崔斯特。他比划出一个小圈。“书中给我们的是一个这么大的世界,也许作者想表达的,或者你所看到的,有这么大,”他又在小圈的外面比划出一个大圆:“但是当你考虑到一个比书的内容大四五倍的范围时,你确定能完全理解书本身那个小圈里的东西吗?”

崔斯特说你这是诡辩。恩崔立耸耸肩,恢复到那个放松的坐姿。

“我只是个更喜欢实事求是的理性主义者。”他又啜了一口过甜的苦味饮料,然后吃起了蛋糕。

“恩,硬要说的话,”他嘴里塞着食物,含含糊糊地开口。

“说什么?”被他那番完全没有逻辑的理论打败的老板站起来,将椅子塞回桌子下。

“咕恩……我还是更喜欢《审判》。”

恩崔立咽下最后一小块蛋糕,说道。

“哈,‘实事求是的理性主义者’告诉我他更喜欢卡夫卡。”

崔斯特嘲笑道。他背过去,从冰柜里拿出一颗橙子。

“你居然还有水果?”恩崔立惊讶道。

崔斯特扬起一边嘴角,视线向上瞥了他一眼。“我觉得你长得像维生素C不足的样子,特地给你补补。”

“你才维生素C不足。”

恩崔立拿过他手上的橙子,站起身,轻架熟路地摸出吧台内侧的刀,就着蛋糕碟,干脆利落地将橙子分成了八份。崔斯特往左一步,站到了电脑前。

“啊,”恩崔立拿出一块,用刀把皮剥干净,对着崔斯特发声。后者依然盯着屏幕,手指在键盘上敲打,听话地张开嘴,清甜的水果片送了进来。

“点首歌吧,客人要多起来了,可以放点音乐了。”崔斯特边嚼边说。

恩崔立咬着橙子,抬头看着天花板。

“《I'm yours》吧。”

崔斯特笑了起来。

 

So I won't hesitate no more

Nooooo more

It cannot wait

I'm sure——

 

“啊对了,”崔斯特一眨眼。“昨天抽奖,我中了两张电影票。”

恩崔立端起瓷杯一饮而尽。

崔斯特冲他笑。他放下杯子,从店主手中抽出一张。

“Deadpool?我从不知道你还喜欢这个。”他翻了过来,满眼电影院的注意事项。

“都说了是抽奖中的。”崔斯特白了他一眼,收走瓷杯瓷碟。“明天还来吗?”

“明天周日,你说呢。”恩崔立抖开风衣穿上,把高脚椅摆回原来的位置。“不过你可能要早点关门了,电影是晚上九点的场,我们至多待到八点半。”

“影院就在这商场里面,可以到八点四十。”崔斯特将杯碟扔进水池里清洗。“在那之后我们还可以散散步,或者吃个夜宵什么的。说起来,你来之前帮我带一份晚饭。”

没有回答,只有风铃响了响。

然后崔斯特的手机震了一下,他在裤子上擦了擦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还有一些清洁液味的手指轻轻在屏幕上一划。

“中国菜?”

“好。”他迅速的打字,点击发送,然后锁屏,将手机放回。

崔斯特哼着歌将杯碟擦干,放回架子上。

 

——There is no need to complicate

Our time is short

This is our fate

I'm yours

 

“叮铃铃——”

“欢迎光临。”

 

 

 

 

END.


评论 ( 5 )
热度 ( 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