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腹黑

专注于冷坑冷梗的冷笑话爱好者

© 一条腹黑
Powered by LOFTER

【被遗忘的国度】花【恩崔立×崔斯特】

·简单粗暴,原著世界观下的吐花症。



 

恩崔立觉得自己最近很奇怪,要不是确信自己性别是男,他几乎以为自己怀孕了。

他只要一看到崔斯特,就非常的想吐。而更让他觉得可怕的是,有一次他没克制住,当着崔斯特的面吐了——一堆红色康乃馨。

他几乎没敢看崔斯特的表情,就转身回了自己的帐篷。

恩崔立很苦恼。

 

他问巫师,巫师摇摇头。他化装拜访隐士,反倒被隐士认出身份而讽刺了一番。然而不管是谁,都没有告诉他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只有一个隐士,北地最智慧的老头,带着神秘莫测的笑容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

“恩,万物皆虚,万物皆允。”

这句听起来像是某个游戏中的发言让恩崔立想掏出军刀捅死隐士再捅死自己。

他盘腿坐在篝火前,浪费了人生中为数不多的一次叹气机会。

“唉……”他拿着根木棍在柴火里戳来戳去。

篝火生在营地的正中心,他背对着崔斯特的帐篷,主要是害怕自己再克制不住吐出那些可怕的鲜花。他现在在很努力地忍着,可是只要看到崔斯特,似乎就要忍不住了。

他仔细回想着这几天他都吐了些什么出来,就觉得背后发凉。

身后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他听见帐篷的帘子被掀开。

“艰难的时刻,是吗。”黑暗精灵的紫瞳在黑夜中闪动着火光。他看似放松地走到恩崔立身边,坐下,但是黑暗精灵什么时候放下过他的警惕呢?

恩崔立全身一绷,压住胃中的翻腾,点点头,“恩”了一声,强装不经意地往左移了一点。

崔斯特以为这是人类再给他让坐的地方,于是有礼貌地压低声音说了声谢谢,这令恩崔立呕吐的欲望更强烈了起来。于是人类捂住了嘴,不自觉地发出了“唔”的声音。

即使恩崔立的移动让自己远离了篝火,但卓尔天生就是在黑暗中生活的种群,崔斯特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他挣扎了一下,毕竟恩崔立和自己曾经那么急切的想要杀死彼此,但是叛逆卓尔心中的关心还是更胜一筹。崔斯特忽略自己其实也有些小恙,关切——但是小心把握距离地上前,问:

“身体不舒服?你去睡,我守着。”

恩崔立本以为自己已经止住了呕吐,可是崔斯特这么一靠近,就有什么东西喷薄欲出了。他猛地站起来,摇着头想要说“不用”,又想直接走开,但是一抬头,正面对上卓尔的眼睛时,恩崔立似乎定住了。

然后,他吐了崔斯特一身,吐了崔斯特一身向日葵花瓣。

恩,向日葵花瓣。

崔斯特愣了。

恩崔立捂着眼睛,不想说话。

崔斯特指着自己身上澄黄的花瓣。

恩崔立摇摇头:“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崔斯特说不不不,我想说的是,我也有这种感觉。恩崔立惊讶地抬头,崔斯特深邃的眼眸中透出肯定的目光。

然后他发现,崔斯特在说话的时候,口中一片片天蓝色的花瓣就那么冒了出来。

崔斯特耸耸肩,说:“这似乎是风信子的花瓣,自从上次……恩……你在我面前吐出过一次康乃馨之后,我也产生了这样的症状。”

“这应该是一种……病症?”恩崔立艰难地说,每说出一个词,一些花瓣就从嘴中掉出来。

“我想是的。”崔斯特边说,边吐出蓝色的花瓣。

恩崔立心说这场面真是诡异极了。

“我很早之前就有了这种状况。”恩崔立说。他仍然和崔斯特面对面站着,崔斯特背对篝火,看见恩崔立脸上闪动着忽明忽暗的火光。“我问过很多巫师,他们在我身上弄来弄去也没搞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还去拜访了一些隐士,他们也没见过这种病症。”

崔斯特质疑:“一个人都不知道?”

“不知道。”恩崔立肯定的点点头,突然表情抽搐了一下,咬牙切齿的说:“也不是完全没有人知道,有一个……我觉得他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崔斯特问:“他说了什么?”

恩崔立无奈的挑起眉头:“他说:‘万物皆虚,万物皆允’。”

崔斯特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人类看着沉默的黑暗精灵,用病友之间的才会有的交流病情的语气说:

“我持续这种状况挺久了,平常还好,但是每次看到你我就有点忍不住。”

崔斯特惊讶:“所以你上次——”

“对,”恩崔立肯定地回答。“那次你靠我太近了,我就没忍住。”

崔斯特微笑起来,说我当时真的被吓到了。然后他突然蹙起眉头。

“那次我捡起你吐出来的花瓣看了一下,花瓣都是真的,不是魔法产物。但是……好像就是从碰到那些花瓣之后,我也产生了这个病状……而且更巧的是,我看到你的时候,”崔斯特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恩崔立的眼睛。“呕吐的欲望也比平常更强烈。”

恩崔立很想反驳什么叫看到我你就想吐,但是他忍住了。

“所以,我传染了你?”恩崔立问。崔斯特不确定地点了点头。

“应该是这样。”

说完这句话,两人都陷入了沉默。恩崔立完全陷入了迷茫,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他听说过有些人因为中了邪恶巫师的魔法而嘴里吐出癞蛤蟆,但是从来没听说过吐出花的。而且想让人从嘴里吐出花的法术,要怎样恶趣味的巫师才回去发明啊。

“恩,我想起来了一点东西。”崔斯特突然开口。

恩崔立看着他,示意他讲下去。

崔斯特看起来陷入了回忆,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震惊的东西一样,瞪大了眼睛,然后他看着恩崔立。

“我……我曾经听说过这么一个传说……”他有些犹豫地说。

“你说?”

“恩……”崔斯特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又难以启齿。

“老实说,黑暗精灵,给我个爽快的?就算我马上要死了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恩崔立有些急的鼓动崔斯特说。

崔斯特咽了口口水,死死盯着恩崔立。

“似乎在很久以前的东方大陆,有一种,流行性的花吐症,症状和我们很像……”

恩崔立回忆着自己是否有接触什么古董之类的导致染上这种古老的病菌,但是记忆却告诉他并没有。

崔斯特继续说:“这个花吐症……似乎是说,如果一个人说话的时候会吐出花瓣,而且这种症状在遇到自己,恩……”

“遇到自己……什么?”恩崔立疑惑。“你快说。”

“恩……”崔斯特难得地露出了纠结的表情。

“就是……恩……遇到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会加重……而且,治疗方法是,得到你喜欢的那个人的一个吻……”

恩崔立傻了。

他看看崔斯特,又看看自己。颤抖着伸出手,指指崔斯特,又指指自己。

“我,”他指着自己的胸口。“喜欢你?”他指着崔斯特的胸口。

崔斯特抽搐着嘴角点了点头。

“你,”他将手指调转方向。“喜欢我?”

崔斯特单手捂住了脸,点了点头。

恩崔立很想大吼为什么我喜欢你我自己都不知道。

崔斯特心说我也想问为什么我喜欢你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恩崔立努力平息自己想要狂叫的冲动,两只手交叉在胸前,“还得亲你一下才能变正常?”

崔斯特不想说话。

恩崔立面无表情。

“我就这么吐着吧。”恩崔立说,转身想进帐篷。崔斯特连忙伸手抓住了他。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似乎这个症状是致死的。”崔斯特说。

人类终于还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你是说我会吐死?”

“对,”崔斯特点头。“我也会吐死。”

恩崔立捂住了眼睛,呻吟起来。

这都什么破事啊,他想。

 

 

 

 

END


评论
热度 ( 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