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腹黑

专注于冷坑冷梗的冷笑话爱好者

© 一条腹黑
Powered by LOFTER

【Transformers/OPM】求生之路【part.3】

·梗如题名的打僵尸

·拟人!拟人!避雷请注意!

·CP:擎威&补漂

·前文地址:1 2

·欧欧西!欧欧西!

·谢谢阅览!






Chapter 3.We are safe, temporary.




“那么,特工,你的任务是什么。”

Megatron看似随意地一问。Optimus交叉着手指,正想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你不可能是大老远乔装打扮来和我们体验生活的,对吧。”

前特种兵扯着嘴角,眼睛里可是一丝笑意都没有。饶是Optimus也被这冰冷的目光刺得脊背发凉、寒毛耸立。

他越过Megatron的肩膀看了看前座的飞行员。

不方便在这时候说,他转回目光,希望Megatron能懂他的意思。

Megatron一言不发盯着他,良久,他的脖子都僵了,Megatron才移开注视。

Rodimus潜意识觉得这话题他不能插嘴,于是在一边装聋作哑,Drift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

生存第一法则,不要遇事瞎掺和,聪明。

气氛一时凝固,螺旋桨的轰鸣声竟然如雷贯耳的响彻。

Drift往窗外看夜景,其实只能看到自己的脸在玻璃上的倒影。凑了半天,才理清下方纵横交错大街小巷的关系。

Rodimus低头玩手指,时不时用脚尖顶顶那假装看风景的人,弄得Drift想揍他。

尴尬的胶着就这样继续了很久。

好一会儿,平稳的飞行让Rodimus生了倦意。他耷拉着眼皮,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百达翡丽显示的时间。

小插曲,无意间瞧见这只手表的Drift,差点因为再次感受到金钱的可怕实力而吐血。

还有三个小时就要天亮了,一夜没合眼啊。四人中最年轻的小朋友还是耐不住打了个哈欠,他眨巴着眼,瞥了瞥左侧正用手肘撑着膝盖,弓腰凝思的Megatron。

Megatron都不用看他,似乎就知道这小朋友在想什么。他没变姿势,说,很累的话可以借你靠靠,躺腿,不行。

Rodimus一脸“伙计你真好”的表情,放松下来,心大无比地抵着Megatron的肩膀,打起瞌睡。

 

 

 

打破沉默的是一阵颠簸。幅度之大让Megatron一个没坐稳差点栽进Optimus怀里,Rodimus瞬间清醒,险些滚到地上,还是Drift迅速出手拦住了他。

“抱歉,先生们,咳咳咳,咳咳咳咳!”

飞行员突然猛烈咳嗽起来。

“我希望你们中有人会开直升机。”

Megatron和Rodimus同时答道自己可以,这让大家都有些意外。

特种兵肯定有针对各类载具的训练,Megatron会开武装直升机的话,普通直升机也不成问题。倒是Rodimus会这点没人想得到。

Rodimus理所当然地说,自己家里有一架,所以学过。

好吧,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

“我们两个都会,怎么了,为什么问这个。”

Megatron说着,转身看着飞行员。

飞行员又咳嗽两声,颤颤巍巍地一只手取下面罩。

“哦我的……”

四人不约而同地出声,又咽下了后半句。

那张脸已经开始腐烂,软化的皮肤贴不住骨肉,稀拉着往下掉,露出可怖的粉色血管。他的左眼已经彻底失去光彩,白化成一片没有瞳孔的眼球。

“小心那种,会,啸叫,从空中扑来的,特殊感染者,咳咳咳咳咳……”

咳到最后,乌黑粘稠的血液已经顺着嘴边流下,滴落在飞行员的腿上。

几乎是在瞬间,直升机就失去了控制,飞速往下坠落。Rodimus一个跨步跃到驾驶座上,赶紧拉起操纵杆保持机身的平衡。

Megatron极有默契地也翻身。他扳过飞行员的肩膀,盯着士兵。得到士兵摇摇晃晃点头的肯许后,他掏出枪,打穿了士兵的脑袋,让他保有人类的意识死去。

“坐稳!”

Rodimus拿出了吃奶的劲来保持机身平衡,然而在开始下落过程中,尾翼便已撞到一旁的大楼。

“我们要紧急迫降了!”他朝着机内大喊。

 

 

 

三人翻滚着跳下直升机来减少冲力造成的伤害。Rodimus最后一个,闭着眼,倒数三二一,决绝地纵身跳出了机舱。

“唔哦哦哦哦哦哦!”

Drift稳稳接住了他,被惯性带得两人一起摔在地上。

灰白的直升机彻底无人操控,带着那名勇敢飞行员的尸体,旋转着坠在了一旁的大楼内,爆炸出绚烂的火花。

Rodimus长呼一口气。

吓死他了,差点以为自己也要炸了。

“你还要压多久。”Drift说。

他这才发现,自己一直趴在Drift身上没下来呢。保持这姿势近距离观赏了黑发青年俊朗英气的面貌好一会儿,Rodimus倏地爆红了脸,哆哆嗦嗦地爬了起来。

肌肉的手感真不错,他突然蹦出这么个念头。

Drift屈膝,起立。抬眼看着比自己略高一些、快要熟得头顶冒汽的Rodimus,指了指他背后的电锯。

“教你一些事情,”Drift细心地看到那锯条齿轮已经有些磨损。“用利器切割人体的时候,你最好往关键部分下手。割断腿或者手,让他们失去行动能力,比你直接往脑袋上磕的效率高。”

Rodimus还一副呆愣的样子,Drift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他才眨巴着眼回过神。

“哦,好,好,知道了。”

他连声答应。

“打蛇打七寸,记好了。”Drift说。他拍拍裤子,往Optimus两人的方向走去。

他惊奇地发现特工和杀手都在闭眼向飞行员默哀。

这简短的仪式结束,Megatron静默又自然地从Optimus那儿拿回重狙。大包已经和那把微声冲锋枪一起扔在医院了,现在只剩下Optimus捞的那把AWP和小袋子装着的子弹和药品,Megatron把小袋子用尼龙扣绑在腰间,背上AWP执起Mini14。

Optimus想说子弹我来拿吧,杀手笑眯眯地看了他一眼,他刚伸出的手就顿住了。

失信容易得信难啊,目睹这一切,Drift不禁惋惜。

又是重新出发的时刻。第一步该确定自己在哪儿。虽然天幕仍是美丽的浓绀色,但飞行其实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飞行员还坚持了这么久实属不易。他们的GPS在进云雾山城时就留在了悍马上,地图和指南针也没有带。

“我们应该在……”Megatron垂眼看了眼手表,思考了会儿说。“从起飞开始到现在大约两个小时四十分钟,以平均190公里的时速向东北偏北飞行……莫邪天城。”

Drift拍拍掌。

“总的来说我们离目的地还是更近了一步。”

“已经近在咫尺了,”Megatron扬起嘴角,抬头。“利刃城的军事前哨站,从莫邪天城北部高速公路有直达的路。”

Drift吹了个口哨,朝两人挑挑眉:“那我们还等什么,走吧!”说着他回头,把还傻愣在原地的Rodimus叫了过来。

Megatron检查好弹匣,确认了一遍止痛片和兴奋剂都在。他摸出一把弹药给Optimus,让他补好子弹,别关键时刻掉链子。

Optimus吸着气想说话,Megatron摇了摇头。

“等你想清楚了再解释。”他目光锐利,意在提醒Optimus,如果你现在要编借口的话,最好掂量掂量。

特工合上了嘴,在心底悄悄叹气。

四人整理好装备,确认这是一座商场顶楼。Rodimus挪到边缘,对面大厦外墙玻璃的反光恰巧为他展示了卖场一层的光景。他吹了个口哨,喊一声,酷。

Drift好奇地走到他身边,目击同样的场景,也忍不住惊叹地摇了摇头。他转身,面朝Megatron和Optimus,指了指地板。

“那儿有一辆Huracan,我的流水线。”

与性别无关,不管是男是女,都无人能抵御来自兰博基尼的诱惑。

“坐着Huracan逃生,如梦一般的生活。”Drift差点傻笑起来。

要说Megatron不兴奋是不可能的,他不买跑车,不代表他不喜欢在三百多公里的时速里飙升肾上腺素。相比他们两人,Rodimus和Optimus要淡定很多。

“恩,其实,我家不缺这一台的。”

这是有钱小孩的发言。

Drift眼角有些抽搐,他抬掌挡住Rodimus的脸:“停停停,仇恨值够高了,不用再说了。”

Optimus只是无声调试好枪的状态,率先推开楼梯间的门,走了进去。

“我打头吧,”他执斧于手。

Megatron挑眉看他。他摇摇头,说把狙做冲锋枪打太浪费,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补充弹药,先节省着比较好。

前特种兵知道他的意思。在此种面对未知危险的情况下,小组活动最佳的站位安排,是将枪法较好、经验丰富、能应对各种危急的人置于队伍的首尾,比较弱一些的则放在中间。这种战术,一是减少了较弱者直接受伤的可能,二来,较弱者始终处于队伍末端站位者的照看下,只要发生状况,队尾的人也能及时提供帮助,防止队伍整体脱节。接受过特工训练的Optimus和参与无数实战的自己当然是扮演保护者的角色,至于是谁打头谁垫后都一样,只不过Optimus说得在理。保证充实弹药供给的话,一枪一个——强大穿透力有时候还能一枪好几个——的冲锋狙和近战开路,其效率不分伯仲。但现在他们的子弹有限,用完了就用完了,除非再找到补给。让Megatron走末尾是最优解,反应力出色的他救人速度很快,一旦出现麻烦的特殊感染者,狙是最可能一枪毙其命的武器,将防范特殊感染者的任务交给他,无疑能避免许多时间的浪费。

给剩下两人简单解释后,Rodimus抱怨到自己才不弱呢,Megatron半笑着看他,问他要不要和自己比一比。Drift则开玩笑般说了句,虽然现在用刀,你们可能不信,我以前也是个耍枪的高手。

“我们当然相信。”Megatron斜晲了眼Drift虎口的枪茧。

刀客吐吐舌头。

于是,Optimus开路,Megatron垫后,Drift走第二位,三人重点保护对象为Rodimus。

被保护的人噘着嘴,一副被瞧不起后的不满模样,弄得Drift哭笑不得。

“那待会儿就你来开车吧,”他说。“作为补偿。”

Rodimus看着刀客:“你真会哄人。”

Drift还是踹了他的屁股一脚,他老早就想干这事了。

走下楼梯,狭窄的通道霎时延展到开阔的商城广场。穿越童装店门口的天桥,通过电梯可以到达底部。跑车明显是作为某种活动的奖品,只要有车钥匙,有油,撞碎玻璃逃跑的电影情节即将上演。

四人来到了商城七楼,电梯爬升上来,缓缓开门。

Rodimus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潜意识里突然响了响警钟。他怀疑地看了一圈,没什么异样。

而他刚刚踏进电梯,便听到声尖啸。紧接着,一条足有电缆粗、像是肠子的玩意儿毫无征兆从Rodimus身后伸过来,猛地缠住了先一步走进电梯的Drift,将他向后拖去。

这要是是正面来的,Drift能在它缠上自己之前就一刀砍断。

“什么东西!”刀客跌得一个趔趄。

涂满反光粘液的肉条紧紧压迫着Drift的胸口,他大力掰着它,但毫无用处,只像蟒蛇一样越绑越紧。

他确定再多捆一会儿自己就会窒息。

Megatron回头,看到不远处的甜品店里站着一只脸生巨瘤的瘦高丧尸,它口中吐出的舌头正是这束缚刀客的罪魁祸首。他刚举枪瞄准丧尸,那怪物突然松口,一摇一摆后退缩进了店内的黑暗中。

电锯的噪音刚好停下,Rodimus搀起摔倒在地的Drift,一只手伸出的姿势几乎是把刀客半抱在怀里,断裂的肉条还黏糊糊地挂了一截在他身上。

被断了舌的怪物隐去身影,Megatron啧一声,放下枪,只好作罢。

刀客比墨池还深的黑色瞳再次与自己咫尺相隔,两人的姿势非常,暧昧。Rodimus又是慌乱又一边强作镇定,自己都不知道地蒸着脸背后出汗,生硬夸赞道德州电锯杀人狂真棒。

“扬汤止沸。”Optimus接话。“那个特殊感染者还没死,随时可能再次袭击。”

“我来盯着它。”Megatron回应。

三人重新回到电梯内,Optimus按下关门钮,梯厢开始下行。

很快,四人连着大铁箱一起到了底。商城一楼主要经营女装和化妆品柜台是基本的营销策略之一,翻弄被砸得稀碎的玻璃柜台,不知免费派送丧尸限定版口红活动能让多少小姑娘疯狂,如果你有命来拿的话。

Rodimus走到跑车驾驶座,轻易拉开了未锁的车门。中控台的小红盖示意了点火开关,按下后,跑车引擎开始运作,低沉的轰隆声让他心底泛起股亲切感。

然后他就发现了不对。初还有劲的发动机,哼哼了两下,噪音就停了。他检查仪表盘,最令人讨厌的低指标赫然出现。

“坏运气,”从车里钻出来,面对三人询问的目光,他摇头。

“没有油了。”

“哈啊。”Drift垂着手,泄气地哀叹。

Optimus抿嘴,既然开车逃跑行不通,那就要思考别的路子。Megatron也在大厅里看来看去。他寻找着可以利用的东西,而Megatron似乎在看什么别的。

视力优秀的狙击手聚焦视线,大步走向跑车左后方的楼梯。等回来时,所有人都远远看见了他手上抱着的金属方桶。

“汽油。”他将油桶重重磕在地上,直起腰,叉手。“让我们祈祷它和这小跑车如胶似漆吧。”

他们再厉害,也没有厉害到依靠鼻子就能分辨是几号汽油。判断一个人是否对牛奶过敏的方法,让他喝一小口是最快的。负责开车的司机,很有势头地一鼓作气把燃料全灌进了油箱里。

嗯,也许吞咽的是整瓶。风险略大,但与收益并存,很有Rodimus的风格呢。Optimus想。

Rodimus合上油箱盖,重新发动跑车。这一次,吵闹的引擎发挥稳定。他把手伸出车外,比了一个大拇指。

“士兵们,任务来了。”Megatron转身,只有他自己知道地、模仿了新兵营教练的语气说:“收集油桶,越多越好,有意见吗。”

“我看不出购物中心哪里有供应燃油的要素,能找到一桶几乎是奇迹。不过总得试试看。”Drift抻了抻胳膊。

Optimus已经想好行动方案。分两人小组行动,原则是战力平衡,他和Megatron不能一起,那么就是他们分别带谁的问题了。另一位指名照顾Rodimus后,答案已清晰明了。

“再怎么大的容量,我想来个十桶也足够。”

Megatron身后,Rodimus小跑着,往东侧的楼梯走去。

 

 

 

给车打火时的噪音吸引了一些小丧尸的注意。本着省子弹的原则,Optimus用斧头砍翻他们,拨开了第十六个商铺的门。加上Drift手上的一桶,他们俩已经收集了四桶,而Megatron那边也已经找到三桶,胜利近在眼前。

抱着金属油罐头跟在特工身后,Drift看着他的背影,有点走神。

信用危机啊。虽然我不认为我们四个每人都坦诚相待了,恩,可能那红毛傻小子除外。Optimus说他是医生,其实是特工。就从他扮演医生角色惟妙惟肖这一点来说,他肯定是个优秀的特工人才,执行的任务才会这么危险和秘密。对他有所保留是肯定的。我毕竟以劫车匪的身份登场,也不了解我到底是什么情况,无论如何都应有多少戒备,也仅仅只有戒备。不过最有意思,银脑袋的朋克家伙,领导力、武器使用和思维各方面来看,倒确实是个大兵头的样子,他脖子上的狗牌也不会骗人。但是退役士兵,拥有一个军火库?看看他那些大枪,除了大家都能有的雷明顿之流,大堆不允许流通的军用品又是怎么回事。

“我去里面那个小房间看看,Drift,拜托你把把风。”

“知道了。”他随口答到。

Drift没有对他们说起过自己的身份。这份不愿被人知晓的职业经验提示自己,退役大兵头,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不管是他那若有若无、压抑得非常好的狠戾气息,还是一个让人极度不想承认,却又真实存在的事实——

——我总觉得,那张脸在我的目标名单上出现过。

他不自觉地拧起眉头。

一道红色的风袭来,刮得他反射性摁上刀。油桶脱手,哐当砸向地面。随着噗嗤一声,他惊愕的眼中,映出Optimus在身份暴露后就一直面无表情平静的脸。

两秒前,在他的身旁,一只丧尸正长着大嘴朝他啃来,而他毫无知觉。

“随时保持警惕。”

Optimus按住了他要拔刀的手,拍了两下:“并且,看清敌人在哪儿。”

丧尸摇晃着倒下,黑红接近凝固的浓稠血液缓缓在Drift脚边淌开。

Drift醒过神来,摆摆脑袋,朝他道了声谢。

“又找到了一桶,快走吧。”Optimus收起斧头,抱好第五桶汽油,向外离去。

Drift捞起地上的油桶,退出了商店。

两人走下楼梯,东侧的三楼传来打破玻璃的声音,另外的两人小组在那儿搜刮。Drift抬起头,望向他们的位置。天已经亮了,商场顶层的合金框架反着炫目的白,与射穿玻璃的阳光交织合纵,要减少照进视网膜底的光线量来防止灼伤,他眯起了眼。

搞不好,我们四人里唯一把信任完全交出去了的,只有Rodimus那个傻小孩而已。

突然,他发现一条黑线从西边二楼横穿,搭在Megatron所在的三楼边缘。之前有这个东西吗?Drift的话语还没来得及成型,清脆的枪响就打碎了这个疑问。

“他炉渣。”

与之而来的是傻小子的一句脏话。黑线连着二楼的一端开始松动,在重力作用下,牵绊被扯脱,二楼这头彻底滑落。傻小子和大兵头的视角看不到,Drift却是一清二楚。挂在摆荡黑绳末端的,是那长舌怪物的巨瘤脑袋,而所谓黑绳,正是之前以千钧之力缠着自己的恶心肉条。

Optimus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他问还好吗,不见两人身影,不约而同报平安的声音则一起传来。

这次被袭击的是Rodimus,走在Megatron身后的他,恰巧被舌头套中了脑袋。多亏Megatron反应迅速,两步跨到Rodimus身侧,顺着舌头伸来的方向开了两枪,打死了怪物,才及时解除了Rodimus死亡的威胁。

Drift走近Optimus,清清嗓子欲图开口说什么,而Optimus盯着那怪物撕裂的脖子,心有所想。

于是Drift把话吞了回去。

透过特工的目光,他确信两人在考虑同一件事。

两发子弹断头,不是运气太好就是枪法太好。而不管是哪个,都太可怕了。

另一头,令Rodimus惊魂未定的还有一件事。Drift和Optimus不知道,在跌倒之后,他根本还没开口呼救,甚至连气管被压迫时痛苦的嗓音都未跑出来,Megatron便已察觉异样回头了。

这种洞察力已经算得上是野生动物了吧。他一边想,一边攀着Megatron的手臂站了起来。

他们运气不错,仿佛是奖励两人顺利击毙怪物闯关成功一般,这间商店的收银台下码着四桶汽油,旁边还有个外伤用急救包。Rodimus提议先扔两桶下去,再拿走剩下的。Megatron用“真男人就抱两桶”的语气说如果你不介意扔下去的被砸漏那你就扔吧,Rodimus二话不说,一手扛一个跑了。Megatron忍着笑,把急救包装进子弹袋里后,带着另两桶跟着下楼。

“算上已经灌进去的,二、三、四、五……超额完成任务,一共十三桶。”

Rodimus报出数字,剩下三人都咧了咧嘴。

“13,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Drift调笑道。“千万别半路翻车。”

“嗨,说点好的。”

Rodimus话毕,他拧开一桶油,对准跑车油箱口往里倒。Drift帮忙,弄开下一桶,拿在手上,等着接力灌油。

Megatron和Optimus退开一些,警戒着周围,杀掉偶尔会从商店里游荡出来,然后被他们的动静吸引的小丧尸们。

Megatron正瞄着四楼,开枪打断一只丧尸的腿。恰巧这是弹夹里最后一颗子弹,在换弹的间隙,他余光一扫,忽而发现,四楼墙边似乎粘了个奇怪的东西,还在动。他一下子警觉起来,滴溜着眼睛,重新寻找到了那目标。

那贴在墙边慢慢爬行的东西,手脚匍匐,身形是矮小的男性。穿着连帽衫,在Megatron刚将视线锁定时,它猛地抬头,龇开丑陋的长尖利牙,惨白混沌的眼睛和Megatron对上了。

怪物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叫,四脚一蹬,居然像捕食中的鸟蛛般从四楼径直飞了下来。Optimus往怪叫的方向偏头,才注意到一个难以名状的灵活怪物正朝Megatron扑去。神经一紧,腿部肌肉一瞬间收缩,他跑去想把Megatron推离原位。

说时迟那时快,Megatron咔啦一下把新弹夹塞进枪里,拉开枪,闭上左眼,举枪对上了半空中的怪物。他捏紧枪杆,手指摸着扳机,稍微抬高准星。

危险距离只剩几米,已经意图将邪恶的指甲插入他体内。

哒。

“砰!”

怪物掉在地上,额头正中开洞,血汩汩外冒。

……这就是那名飞行员警告他们的特殊感染者吗。

“我的老……你们没事吧。”

Drift正在灌油。叮铃哐啷一阵响动后,待机的Rodimus把刚打开的油桶放到一边,赶去看看情况。

喜欢我的皮带?Megatron说。

我想帮你的,对不起。Optimus很诚恳。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Rodimus告诉自己管好眼睛,但目光违背本心地在Optimus扒着Megatron腰侧皮带的手上流连了一会儿——帮忙?是说帮忙脱了Megatron的裤子吗。这使他不得不举起双手恨不得再来两只捂住脸转身往回走。

为什么我这么心虚?我早成年了。他觉得蠢得要命,放下手臂对自己翻了个白眼。

“而且我也不歧视同性恋,我是说,当兵的有那么一两个也很正常……”他碎碎念着继续去灌油了。

“不劳您帮忙,”Drift听到他的脚步声,偏头冲他来了这么一句。“这一箱不用倒完,油就该满了。”

“很好,这边也不需要我,那边也不需要我,我们可以走了,值得雀跃一下。”他摊手。

Rodimus结束这校园剧女生般的碎嘴不久,Drift便甩上油箱盖,把巡逻的两人叫了回来。

“油好了。”刀客拍着车尾,悠闲地靠在上面。“准备完毕,我们就出发。”

“漂亮的爆头。”Optimus说。

“恩。”Megatron提了提裤子。

“我不是很想知道你们两个发生了什么。”Drift很努力止住了即将出口的吐槽。

“没什么,”Optimus摸了摸前额。

去利刃城的方向是往北,而商场的一楼北面是一排奢侈品商店,碾过那堆衣服包包高跟鞋再出去明显不现实。综合先前在楼顶时收集到的信息,东侧出口玻璃处破门,外面就是停车坪,左转借道货物运输通路就能顺利逃生。

Drift不知从哪里搞来一堆铁架子,捣鼓一阵,装在了车头上。接着他敲了敲空油桶,发现并不能把油桶拆分成铁片后,干脆把几个桶子插在了铁架前端,拼成一块野性的装甲。

“减少对车脑袋的损害。Rodimus,注意你的表情,我知道这很丑。”他拍拍手。

Rodimus扁了扁嘴,不发表评论。

行李就是各自的武器。Optimus顺了些包装食物,各人稍显惬意地吃了东西,多余的打包带走。预备妥当,四人坐进车里,通电、刹车、点火、按键换档、一脚油门。

“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在跑车飞驰起来的瞬间,Drift发话。

亢奋的Rodimus双手握着方向盘,说什么问题。

“这车能撞碎防弹玻璃吗?”

后座的Optimus和Megatron看了眼对方。

“啊哦。”

Megatron在三秒内给两人扯上了安全带,并诚心地思考了自己是否有任何信仰。

 

 






TBC. 


一些注解:

1.We are safe, temporary.

其实我也不确定这句经典的话原文是不是这么说的,但是意思到了就行。求生之路中到达安全屋后,游戏统计数据页面会出现:我们安全了……暂时。这是由于到达安全屋仅仅是战斗告一段落,而要得到救援还要继续往前走,所以才是“暂时”。

 

2.本章出现的特殊感染者

求生里的特感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输出,一类是控。上章的boomer就是输出的一种,witch某种程度上也是。而本章节出现的两种特感,则都是“控制型”。首先是hunter,穿着深色连帽衫的男性特感,会从空中突袭过来并把玩家扑倒在地令其动弹不得。虽然hunter在扑向玩家和挠打玩家的过程中都能造成较为可观的伤害,但其更大的价值还是在将玩家控住、让玩家失去行动能力上。正文里,老威在hunter还在空中时就爆了它的头,真是野兽般的反应速度啊!接着是smoker,也就是那个恶心吧啦的长舌怪,脸上长着巨大的肿瘤,并会在玩家将其杀死后肿瘤破裂而释放出孢子,形成烟雾(是不是想起了美末!)。Smoker是典型的“控”,技能是用舌头(也有一说是用肠子)捆住远处的玩家使其窒息并进行拖拽,因为除了凑上去挠人之外,smoker没有输出手段,所以与其他特感配合才能发挥最大用处。不过说点邪道的东西,熟悉速跑的朋友们对于“bug点”肯定不陌生。游戏中,有些特殊的点是不被算进地图内的,如果玩家站在这种特殊的点上,电脑会“找不到玩家在哪儿”,也就不会刷尸潮,甚至能让某个boss级的特殊感染者在刷新时就直接被判定死亡。这样的bug点,对于特感们来说都是无计可施的。除了smoker!hunter扑不到你,牛撞不到你,口水拿你无可奈何,但是smoker都能用它的舌头准确无误地把你拖下来!简直是邪道中的邪道了!

 

3.Huracan

四人坐着逃生的车。这一章,玩过游戏的朋友都能猜出流程参照L4D2的《Dead centre》地图最后一节。原游戏中的跑车我没有考证,不负责任地抓了辆自己比较喜欢的小车车。

 

4.四人的站位

这是游戏中打对抗的一种战术,理由和文中写的一样。不过个人一般都是冲锋狙的那个哈哈哈,要注意的就是跑先位卡特感复活,也要记得回头看看队友,帮队友盯一盯背后的特感,毕竟狙的救人范围最广嘛。

 

5.割断腿或者手,让他们失去行动能力,比你直接往脑袋上磕的效率高

基友:可以,一看漂少就是通关了死亡空间的人。

我:诶诶诶,你玩过啊。

基友:没,我看过黑桐○歌的实况。


 


 

【放暑假之后就跑去实习啦,整个七月到八月初都在上班,尼尔都没时间打!写,写文什么的……!哇!不过真结局还是稀里哗啦地打出来了!如果您购买游玩了《尼尔:机械纪元》,并在最终结局前,碰到id叫MASAKUBOTA、留言是“我对射击游戏还是蛮有自信的,也就是说,我想帮助你!”的中国玩家的话,那么我很荣幸,能够与你并肩战斗!】

【啊,荒野之息真好玩,真好玩啊。都怪老任,以前只有我肖想林克,现在大家都想日他了】

【其实还有一个脑洞,是神秘○域的AU。剧情大概都构思好了,定番的探险寻宝没有悬念,结果在角色设定上出了问题。最开始想的是擎天·走哪哪塌·柱·德雷克和伊莲娜·威震天,但是我实在无法想象真人秀主持人威是多么搞笑又邪恶的场景……要么威·坐啥啥炸·震天·克罗夫吧,那就变成和古墓○影的crossover了啊!】

【忏悔,沉迷小英雄疏于写文。但是我英真好!我已经是爆豪胜己的女人了!爆豪胜己的女人从不认输!啊啊啊啊啊啊我吵闹我狂叫我哭啸!我们咔宝世界第一好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凶凶咔宝要不认输地永远向前跑啊!その目を見てれば私も走れる!想和咔酱一起走向未来(爱到瘫痪)】

评论 ( 7 )
热度 ( 3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