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腹黑

专注于冷坑冷梗的冷笑话爱好者

© 一条腹黑
Powered by LOFTER

【Transformers/OPM】求生之路【part.2】

·梗如题名的打僵尸

·拟人!拟人!避雷请注意!

·CP:擎威&补漂

·前文地址:1

·欧欧西!欧欧西!

·谢谢阅览!







Chapter 2. All we want to do is eat your brains!

 

 

 

一路没有遇到太多丧尸,各自或砍杀或射死了些碍事的小东西后,一行人完好无损的来到了医院大楼前。

“意见如何,我们可以进去找些别的药。”Megatron提议,Drift一脸我懂的表情。

Megatron嘴角抽了抽:“我从不沾染那些,药。别这样看着我。”

他转向目光,询问着医生的看法,Optimus同意这个决定。

“非常有必要,除了丧尸病毒外,我们还有可能由于水源或者食物不干净而导致别的细菌感染,肠胃这方面的药我们目前没有。因为不一定会有足够睡眠,我们还可以准备一些提神药物来保证脑袋清醒。要应对可能出现的摔伤跌打,相应的止血镇痛和消肿药也必不可少。啊对,还有,未雨绸缪,我们用得上……”

医学专业人士滔滔不绝,杀人专业人士稀里哗啦。

Megatron一把捂住了Optimus的嘴,重重地点头以表我们信任你,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了。Optimus眨眨眼,通过喷在自己掌心的热气,Megatron猜他还笑了笑,不好意思地。

“没有人反对,那就出发吧。”

他给两把枪都上好子弹,率先走了进去。

 

 

 

按理来说,医院、学校这类重要场所都会配有备用电源或者发电机,为突发的停电做准备。根据这栋楼内忽闪忽闪的灯光,这家医院采取的是备用电源方式,而经过这么久,备用电源也该用得差不多了。

医院,时有时无的光源,四处都藏着想要害你的人,恩。万事俱备,只欠个具有夜视功能的手持DV了。胡思乱想的Drift,暗自笑起来。

Megatron似乎听他的笑声都能猜到他在想什么,语气里一股遗憾的味道,说,首先这不是精神专科医院,其次,非常可惜我们有枪,还能反抗。

Optimus又跟不上两人的节奏了,只能在一边默默地琢磨。

电梯旁的柱子上,贴着一张各楼层科室分布图。整栋大楼共有12层,其中第6至第11层都是住院病人所用病房。药房就在第5层,手术室也在。

依图所示信息,楼层大致分为四个区域。中心区域在每个楼层都设为开阔的大厅。可供上楼的电梯一共有三处。西区的走廊尽头有一个,但是只在第五层开始使用。众人眼前大厅内的一个已经无法使用,按键根本不亮。再就是东区和东北区之间也有一台电梯和应急楼梯间。他们决定往那边上楼。

谢天谢地这看起来能用,上行按钮透着的橙光在Megatron眼里无比神圣。

“其实并不能用,”Drift抬头看着楼层显示屏,指了指那一成不变的数字。“你看,一直停在B2不动,多半是坠毁了。”

Megatron很绝望。

Optimus关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泄气地举着枪推开楼梯间的门,随手杀死两只被惊动后朝他扑来的丧尸。

走在两人身后的Drift暗暗观察着医生被枪声震得略有惊恐的眼神,半是调笑地叹了口气,走到Optimus身侧。

“奥利安?说实话,你蛮软萌的。”

Optimus很配合地用那双蓝汪汪的眼眸望向他,搞得Drift大笑起来,Megatron头也不回地说不要调戏医生,等你什么时候被兔子咬了一口就知道了。

三人很快就到达五楼,跟着指示牌找到药房后,Optimus尝试着密码,来打开电子门。Drift让他别看了,往后躲躲,小心受伤。

“我一直想对着商店什么的干这种事。”

他掂了掂手里未出鞘的武士刀,看了眼门边巨大的玻璃窗。手指收紧,发力,再挥刀。哗啦一声,整块玻璃被敲碎,零落着掉了一地。楼道里又有些丧尸被声音吸引过来,嗷嗷叫着被Megatron依次爆头。

弄掉窗沿的一些碎片,三人直接从窗户里翻进了药房,鳞次栉比的陈列柜摆在他们眼前。那些拗口的药名虽然难不倒Megatron,但他也不知道每个药的功效。Drift对此更是一头雾水——他连拉丁文都不会念。

Optimus在前面挑拣着药,Megatron接过那些瓶瓶罐罐,和子弹塞到一个袋子里。

“啊,这里怎么会有这个?”医生握着一根像是注射器的管状物喃喃自语。

Megatron好奇地凑上前去看。

“我用过这个东西。”

他从Optimus手上拿过管装药。“仿照肾上腺素笔制作的兴奋剂,军用特供品。以前在队里的时候我们除了战前注射兴奋剂,还有这种救急性的兴奋剂笔。一针扎在大腿肌肉上,自行注射,提高人的活动能力。我用过一次,脚踝骨折,失血有点厉害,打了一针这玩意儿才保住自己一命。但是这东西用多了对身体功能不好,我们一人拿一根备用就够了。”

Optimus从架子上拿了一根新的,投向他的眼神复杂。

“现在会在行动前注射兴奋剂的部队不多。你没有说你是特种部队的。”

Megatron给Drift递了一根,自己拿了两根塞进皮带里。他暧昧不明地笑了笑,没有回答。

“你知道我退伍之后第一件事是干什么吗,”他拉上包袋的拉链,重新背好,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染头发。”

他嚣张地笑开。

Optimus顺着看了看他那头白毛。其实这颜色还挺适合他的,Optimus心想。

又找了几小瓶速效止痛药片,三人一人拿了一瓶。打算往里走继续看看的时候,Optimus突然听见了一阵哭声。

女人的哭声。

生还者?他惊讶地转头看向Megatron,Drift抢先一步说了出来。

“那儿,就是那个人在哭,还有生还者!”

“我们应该去救她!”医生似乎职业病犯了,赶忙往女人所在的角落走去。

然而还没等他靠近,坐在地上哭泣的女人突然抬起头,喉咙里咕噜着不妙的声音。

她的双眼诡异,射出危险而无神的光。Optimus被她的目光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一退,却不小心撞到了陈列柜,一瓶酒精哐当一声砸在铁质架面上,滚两圈,碎裂在地面上,清脆一响。

“啊啊啊啊啊!”

披头散发的女性恐怖地惨叫起来。

这时Optimus才看到她那扭曲的脸和明显不属于人类该有的奇长利爪。在那痛苦的哭嚎声中,她迅速站起身,张牙舞爪地朝惊扰她的Optimus径直扑来。

Megatron一个闪身挡到Optimus身前,扛起狙击步枪,两发子弹正中那女性的脑门。但这仅仅让她停顿着退后了两步。在这短暂的停顿里Megatron又朝她开了三枪,她依然没有倒下。

Drift迅速跑上前,以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抽刀,将女人的双手从肩膀处斩断,可也不能阻止她长着血盆大口往前冲。

“枪给我。”

Megatron对Optimus说,却丝毫没有真的等他递枪的意思,直接扒下了医生背着的霰弹枪。

他冲着Drift喊,闪开!

刀客听话地让到一边。Megatron便夹着枪,大步流星到发疯的女人面前。

他抬腿,猛地一踹,女性被掀翻在地。

她还没来得及再次嚎叫着爬起来,Megatron一脚跺上她的胸口,咔咔两声上好子弹。

他的手臂紧紧把枪托卡在腋下,右手食指扣在扳机上。

霰弹枪漆黑深邃的枪口对准了她的额头,枪膛里的散射弹丸蓄势待发。

女人疯狂地冲他吼出刺耳的尖锐嗓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砰!”

 

 

 

枪声成了这尖叫奏鸣曲的终章,巨响后的沉默弥久冗长。

女性终于没有再尝试着起身。她的头颅皮开肉绽,安静而缓慢地倒了下去。

 

 

 

“收集得应该差不多了。”

浏览完最后一个铁柜,Megatron发话。“我们下楼吧。”

Optimus从变异的感染者袭击后就未曾开口说话,Megatron只当他是受了惊。

以为Optimus仍旧没有缓过劲,他张开双手给了医生一个拥抱。

医生有些讶异地睁大眼,手足无措地回抱住这位退伍军人。

“我小时候很胆小,经常会在雨夜被电闪雷鸣吓得睡不着觉。后来去学校,住宿舍的第一天,舍友发现了这一点,于是他轻轻抱了抱我,说,嘿兄弟,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你猜怎么着,这很有效。”Megatron解释道。“没事的,以后估计还要碰到更多这种变异过的特殊感染者,勇敢点,我们俩都在呢。”

Drift笑着耸了耸肩,左手扶着那把武士刀的刀柄。

Optimus有点好笑,又有点感动。他点点头,回复到:

“谢谢。”

“好了,我们走吧。”Drift说着,翻窗出去,回到了走廊里。“我们再去找辆车什么的,或许可以开出城。”

跟着出来的是Optimus,他拉住了Drift。

“我们再去楼上看看吧,我还是很担心会不会有幸存者。”他说。

Drift挑眉,说你还没受够刚才的场景?他扬了扬嘴角,略显风趣地说,不是还有你们吗。

Megatron扶了扶额头,表示对这句话全权负责。

第六层开始就是住院区,属于整个医院患者最为密集的地方。三人不得不提高警惕,脚步声都放到最轻,以防冷不丁被窜出来的感染者察觉,挠上一爪子。

前几间病房内都没有人,丧尸倒是有几只。Drift把那些东西利落地斩落手脚,就算完事了。

推开第五个病房时,Megatron忍不住低骂了句。

“去你炉渣的。”

中等大小的病房里,东倒西歪地站着二十来号丧尸,似乎前几间屋子里消失的丧尸都挤在了这个地方。

好在没有惊动他们,这样只要当做我们没来过,悄悄关上门,继续往前……

“我的普神啊!”一声惊恐的叫。

轰隆。

丧尸们眼睛发光,齐刷刷看向了他们。

“吼——!”

“我去你,什么,我的流水线。”Megatron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把门拉上,拼了老命把持着门。

丧尸的吼声简直穿透云霄,整层楼都前呼后应起来。陆续地有小丧尸一个个从未关门的病房里跑出来,挠门声,咆哮声,一时此起彼伏。

Drift赶紧拿枪对着前方走廊的丧尸扫射,Optimus双手握紧消防斧,回头。

“你是谁?”

他写了满脸问号地看着那问候了普神惊动丧尸群的罪魁祸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跟在他们后面的一名红发青年。

青年意识到自己坏了事,尴尬而为难地扭着张脸,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你,你们好?”

“别他渣的你好我好大家好了,我快顶不住了!”

Megatron脸都涨红了,他面前的门已经无法完全合上地被撞开了一小条缝。

“快想想办法!”

医生挥着斧头砍翻一只直奔Megatron而来的丧尸,脑子飞快地转。

“西边那一块,那边有一个从五楼开始使用的电梯!我们往那里冲过去!”

他朝Megatron说。

Drift把打空了弹夹的机枪甩回背后。他暗骂,压低腰,右手按在太刀柄上,双脚前后岔开站稳,俯身,上瞟的眼神凶狠凌厉。

剑刃破空声响起,没有人看清他的动作,前一秒还未拔出,后一秒竟已收刀入鞘。

前方的丧尸瞬间倒下一大片,皆是斜着被分离了身子。

“那就跑吧先生们!”随着疾驰的步伐,他一次又一次出刀,斩杀无数丧尸。与此同时Megatron也终于被那病房内的丧尸撞开了门,Optimus眼疾手快,一斧头砍翻一群,Megatron也摸出马格南手枪,精准地朝那些丧尸开火。

“你,给我到前面去,到Drift身后去!”Megatron朝着红发青年喊,后者不敢怠慢,一路小跑到了前方浴血的刀客身边。接着,使用近战武器、面对群尸更有优势的Optimus断后,他也跑步跟上了Drift,弹无虚发地边跑边回头帮Optimus射杀几只漏网之鱼。

四人终于穿越狭长的走道,拼杀到了目的地,Drift按下电梯按钮。电梯很快就来了,四人往里一钻,Megatron再按下顶楼的按钮后,丧尸终于被徐徐关闭的电梯门挡在了外面。

Drift扶着金属梯箱,甩掉刀尖的血,气喘吁吁地看向这名新入伙的同伴。

红发青年紧张地与他相对视。

“对不起……”

“你叫什么名字?”Drift抬抬下巴,打断他。

“Rodimus,”青年说。

“Rodimus?你确实应该对不起。”Drift叹气。“下次看到这样的场面,请不要和见到了你的偶像一样激动得乱吵闹。他们可不会和你的偶像一样朝你挥手微笑。”

“真的很抱歉。”Rodimus连声道歉。

Drift一肚子不好发的火,只能闷闷地说:

“记住,他们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吃你的脑子。”

 

 

 

“叮”地一声,电梯到达了12层。这一整层都是一个巨大的机房,无数个屏幕里分别放映着整栋楼内监控摄像头传来的影像数据。穿过两边的大荧幕后,他们踏上一截楼梯,打开尽头的门,来到了医院顶楼。

“呼,新鲜的空气。”Drift深呼吸一口,感叹。

Megatron最后一个走出来,顺手关上门。他放下包,将Rodimus招呼了过来。

“选一把。”大开的防水包内,三把枪缄默地盯着Rodimus。

青年眼睛都直了。他眨眨眼,看看枪,看看枪主,又看看枪。

“我的普神,不是,微冲,三连发,天啊,先生,您……”

他语无伦次道。显然在电梯内短暂的自我介绍时间没让Rodimus记住所有人的姓名,Megatron重复了一边自己的名字。

“Megatron,我是说……”Rodimus的眼睛无法从AWP的美丽枪身上移开,口水几乎滴到那黑黢反光的枪管上。

“为什么您不用这把。”

“哈啊?”Megatron有些没反应过来。

Rodimus咽了口唾液。

“如果我没认错的话,您用的也是狙枪,那么为什么您不用重狙呢?”

Megatron偏头看着青年对军用狙击爱不释手的痴相,不禁有点好笑。

“AWP更适合定点狙击,运动战的效率不如轻型狙击枪。枪身重,跑动的时候精准度必然下降,你要是对自己自信的话可以试试。”

Rodimus撇撇嘴,摇头。

他是个枪械爱好者,家里小有产业,所以有足够的财力让他去射击俱乐部里体验各类武器。但即使如此,他也从来没有尝试过狙击步枪,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是很难使用好这样杀伤力巨大、难以操作的枪支的。虽然他对自己的枪法很有自信,也不会盲目到认为自己能用好AWP。

最终他选择了那把喷着炫丽漆色的Scar-L,稍作调整,背好它,接过Megatron递给他的几发弹夹,塞进裤兜里。

“还有一些急救药,你拿着。”Megatron刚要把止痛片分给他一半,Rodimus阻止了他。

“我刚才跟着你们的时候拿了一瓶,谢谢你的好意。”他亮了亮口袋里的白色塑料药瓶。

Megatron点点头,问那兴奋剂也拿上了吗,Rodimus疑惑的眼神给出了答案。他取下一根兴奋剂笔,交给Rodimus。

“跑不动了的时候再用,别随便浪费了。揭开那个盖子,里面有一根针,朝着你大腿外侧的肌肉狠狠扎下去就行。”

“那你怎么办?”Rodimus拿到兴奋剂笔,小心翼翼地收好。

Megatron掀开遮住皮带的衣角,上面还插着另一根药剂。

每人都拿到了自保武器,也都有了应急药品。末日里的唯一幸存者们终于集结,至此,四人小组正式成立。

在众人所面对的楼顶另一边,有一个大大的直升机停机坪,然而没有停着直升机。探查顶楼各处后,Megatron在一个小隔间内发现了一台无线电。军用无线电他再熟悉不过了,稍加调整,便传出了断断续续的电流音。他尝试着呼叫了两声。起初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儿,响起了人声。

这意味着他们能够得到救援了。

对面的人问过Megatron这边的情况,表示会在半个小时内派出直升机对他们进行营救,在他们到来之前,请尽力让自己坚持下去。

Megatron如释重负地向其他人转达了这个消息,这让他们小小地振奋了一下。Rodimus不知从哪儿捡到一个隆隆作响的电锯,抓着这恐怖的东西,不得不承认他震慑到了剩下的三人。

Drift和Megatron交换了一个眼神。

“温子仁。”Drift说。

Megatron无比赞同地点了点头。

Optimus拍了拍一脸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的Rodimus,习惯就好,我也经常进入不了他们两个的领域。

没有丧尸来打扰,等待让四人似乎难得得到了一段空闲时间,Rodimus甚至有些无聊地在这小房间内左摸摸右看看。沉默的空气发酵了好一会儿后,Megatron从某个裤袋里变魔术一样变出盒烟,抽出一根。

“我出去透透气。”他点着香烟,离开了屋内。

夜幕不知何时悄然降临。荒无人烟的废土,打破了城市无星空的定律,银河星系在光污染归零的夜里迸发璀璨的光。本应是万家灯火的时刻,吵着要去看超级英雄电影的小孩把刚下班的双亲缠得紧紧的。四周漆黑一片的高楼大厦映着寂寥的星点,却让他内心盈着不知名的奇异满足。

家庭这种东西,一直和他没有什么缘分。军队时光里和他的部下聊天时,看着那些同僚都有珍藏着或妻或女的照片,他也曾脑袋一热,幻想说,组建家庭会如何。但转眼就放弃了。照顾妻孩,为三个人而踏实工作,这种幸福不属于他,他也不想要。他不喜欢被什么牵绊的感觉,这让他无法全身心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也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性格,他注定要过与常人不同的人生。孤独对他来说,或许就是最好的礼物。

不过有时候,也还是会羡慕那些普通人。至少死后能有人给他们收尸。

星火烧到了指尖,他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

他听见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像是饿了两天的胃呕出胃酸的声音,又像是什么沾了水的气球在皮肤上摩擦的刺耳声。

警觉地给马格南上好子弹,他双手握着手枪。

声音的来源似乎就在墙的拐角处。

还没等他走过拐弯,一只变异的丧尸摇摆着肥胖的身躯来到了他面前,明显这声音就是它发出的。他反射性地一枪射过去,胖丧尸居然被打爆了肚皮。由于距离太近,巨大的冲击波把他震得往身后的墙上一砸,同时散发着一股恶臭的液体也喷溅到了他的身上。

“他渣的。”Megatron破口大骂,撑着墙壁站住了脚。

祸不单行,他隐约还看到了几只小丧尸迎面向他跑来。人在背部受到重击时,会短暂进入无法呼吸的状态,就像他现在这样。他艰难地举枪打爆那几只丧尸,又露出了后面跟着的一堆。

听到枪声的Optimus等人出门查看,刚打开隔间的小木门,便看到了这惊骇的一幕——一大群丧尸不知从哪儿源源不断地冒出来,朝着同一个方向奔驰,而丧尸跑去的方向尽头,歪斜着站立的Megatron一步都挪不动。

Rodimus倒吸一口凉气。

Drift急了眼,抽刀砍断眼前视他们于无物的丧尸,Rodimus也拉动电锯的链条,一路向前冲去,绞碎了沿途所有丧尸的脑子。

但这都收效甚微,丧尸实在太多了。而且那些鬼东西像是看不见他们三个一般,一心往Megatron身边奔去。

“操!”Drift大骂,额头上滴下了细密的汗珠。

突然,两人身边响起有强烈节奏的枪声,与利器切入人肉发出的嘈杂交错在一起,撼人心魄。

两人同时往中间瞟了一眼。

Rodimus差点傻了。

Drift无声呐喊,这是什么,施瓦辛格吗!

那人的行为给两位带来的骇人程度甚至让他们觉得这是在慢镜头拍摄动作大片。前一秒似乎还胆小呆萌的医疗人员,左手单持消防斧,沉甸甸的大铁块就那么被他毫不费力地挥起来打破一只又一只丧尸的胸腔;右手肘间夹着那把造型生猛火力也生猛的SPAS-12,在斧头砍杀的间隙朝着前方的丧尸喷出致命弹丸。

他清澈眸中,坚定的蓝色与风暴前的大海无异,那股狠厉气息给剩余两人沿着脊柱穿了个激灵。

Optimus高效地解决着丧尸,风把他的刘海吹得往后拂去,推进到了Megatron身边。他的斧尖在地上划出一块半圆,噗嗤一声,挡在他与Megatron之间最后一层丧尸的污血在空中飞舞着落了地。

Megatron没见过这一招,吃惊地张大了嘴。

高玩啊,他居然还有时间在心底吐槽。

突然,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在停机坪侧响起。救援到了,飞行员用麦克风对他们喊话,要他们赶紧上来。

“快走!救人的来了!”Rodimus第一个反应过来,朝着三人发话。

“你还能动吗?”

医生的嗓音都变得低沉而有磁性,直升机的探照灯光从他头顶打下,阴影恰到好处地落在Megatron身上。望着那逆光的身影,Megatron一下不知道作何反应,太过于惊讶反而让他笑了出来。

Optimus不再废话,捡起他的那一袋子弹和那把AWP甩到背上,伸手拦腰抱起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的Megatron。

“Drift,Rodimus,开路就交给你们了。”

随着飞行员的操纵,探照灯的方向始终照着四人。Rodimus点头,驱动着电锯割出一条血路。Drift也转头撕裂丧尸群,为四人的逃生开路,但他还是暗自吐槽了。

我的普神,公主抱啊Megatron。

四人一路狂奔到了停机坪。Rodimus率先踏上直升机,扔下电锯,回身扶着Megatron让他上来。Drift接着也跳了上去。Optimus最后一个走上踏板,他一手抓住扶手栏杆,转身,另一手扣动扳机,连发出槽内最后四颗子弹,把靠近直升机的所有丧尸打趴在地。

飞行员搬动控制杆,载着生还者离开了大楼。

Megatron渐渐恢复过来。他与Rodimus坐在同一侧,后者已经虚脱地躺在了椅背上,嚷嚷着这电锯后劲真大,震得他两手发麻。

Optimus正对着他,低头沉思着什么。

“我以为你是个医生。”

Megatron冲他喊。

Optimus抬头对上那双红眸,笑了笑。

“某种程度上,我还真是医生。治疗感染,一次一颗子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Megatron笑起来。

Drift在一边,看着窗外城市废墟的俯瞰模样。

“所以,我们到底应该叫你什么?Doctor?”

Megatron扶着下巴,饶有兴趣地凝视着这位“医生”。

这位自我介绍为奥利安的人,抿了抿嘴,目光飘忽。最后轻轻摇头,重新看向Megatron的脸。

“Optimus,Agent Optimus.”

他开口。

 

 

 

 





TBC.









一些注解:

 

1.All we want to do is eat your brains!

求生之路中点唱机曲目之一。以丧尸的视角写词,游戏中,在全曲高潮部分丧尸大合唱“我们只想吃你的脑子!”的同时,会引发一波丧尸狂潮,真的是非常黑色幽默【大笑】

 

2.本章出现的“特殊感染者”

“特感”就是那些带技能的僵尸。本章出现的一共有两个。那个喷了老威一身恶心黏糊胆汁的胖纸,叫做Boomer,游戏中设定为他喷出胆汁的特殊气味能够吸引一大波小僵尸,打死他之后他还会爆炸,把生还者炸出一点硬直。对抗模式中,这样的爆炸甚至对于其他的特殊感染者也有影响。老威威扛起连喷爆头秒杀的特殊感染者叫做Witch,非常容易被惊动,而一旦被惊动之后就会对吵到她的人追逐并一击必杀,写实模式中玩家会被直接打死。整个游戏唯一对女巫有爆头附加伤害并且可以秒杀的就是四把霰弹枪,除此之外,由于电锯的秒伤爆炸,也可以对女巫进行秒杀。但是,写实模式的话就别秒妹子了……

 

3.医院,昏暗无光,想要害你的人,具有夜视功能的手持DV

没错你猜对了!这么具有标志性的要素怎么可能不属于我们的恐怖游戏《逃生》呢!别说逃生2了,我逃生1到现在都没敢打通关,逃生2更是游戏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只敢看看某单机帕瓦罗蒂主播的游戏视频了……不能打怪的恐怖游戏太耍流氓了我的天,明明给我一把枪你们就全完了,却只给我一个摄像机!

 

4.温子仁

这名导演或许大家不熟悉,但是他的代表作大家肯定,就算没看过也一定听说过。大名鼎鼎的《电锯惊魂》开山之作,正是出自这位华裔导演之手。

 

5.治疗感染,一次一颗子弹

求生之路游戏地图《No mercy》海报上的一句话。






【摸鱼的最高境界就是摸了章更新】

【州长柱写得我好愉悦啊】

【我这么屌,我专业老师知道吗】

评论 ( 14 )
热度 ( 48 )
TOP